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财经 / 正文

老牌煤企阜矿集团负债100亿 科长被转岗端盘子

2015-11-15 16:55:51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11月所涉的两件大事,令阜新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阜矿集团”)再受重创,这个老牌煤企已经走到生死边缘。

11月所涉的两件大事,令阜新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阜矿集团”)再受重创,这个老牌煤企已经走到生死边缘。11月6日,辽宁省纪委宣布,阜新市委原常委、阜矿集团原董事长、党委书记刘福祥严重违纪被“双开”。而阜矿集团内部受其牵涉人员众多,达数十人。

11月26日,阜矿集团还将迎来一个纪念日——“11·26”事故周年祭。去年的11月26日,阜矿集团下属恒大煤业发生煤尘燃烧事故,24名矿工死亡、52人受伤。迄今受伤员工的治疗费用已达1.6亿元。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阜矿集团今年负债将达13亿元,集团总计负债约100亿元。形势越发严峻,面临“无米下锅”。

阜矿再受重创

11月10日,本报记者在当地采访发现,虽然自5月份刘福祥被调查,阜矿人已开始了充分的心理建设,但随着坊间传闻日盛而今刘被“双开”,其震撼强烈的同时人们也感受到了切肤之痛。

据了解,刘福祥执掌阜矿集团9年,此段时间与中国煤炭的“黄金十年”大多重合。

“听说涉案总额度可能过亿,而且在阜矿内部牵涉甚广。”阜新市一位政府官员透露,阜矿内部已有60多人或涉案。“我认识的一个人给刘福祥送了100万元,当上了一个矿的副矿长,现在也被供出。”该人士表示。

“受牵涉人员众多”一说也得到了阜矿集团方面的证实,但未透露具体人数。

“管理层贪污腐败,侵害的是企业的利益,也就是我们每个人的利益。”一位工人直言不讳,普通工人无力也无法与其抗衡,能做的只是消极怠工,不干活或少干活。“反正创造多少效益也不够贪官去贪,我们每月就挣1000多块钱。”他表示。

阜矿集团官方亦承认,刘福祥案发,在思想上给阜矿人带来的是灾难性的冲击。

与此同时,阜矿人心头还有另一道没有弥合的伤口,那就是一年前的矿难。本月26日是“11·26”矿难一周年祭。

“11·26”矿难发生时,媒体盘点发现“阜矿集团已成矿难重灾区”,自2005年至2014年,阜矿集团共发生矿难12起,总死亡人数396人。巧合的是,矿难频发的时段亦多与刘福祥任董事长时段重合。

“‘11·26’事故中受伤人员的医疗费目前已达1.6亿元,这一数字还远远不够。”阜矿集团现任董事长、党委书记刘彦平表示,由于工人大多是烧创伤,治疗难度更大、耗时更长。

辽宁省政府亦深知阜矿集团的状况。有省领导曾表示,去年一个矿难,今年一个刘福祥,这两次打击,阜矿未来将更加艰难。

钱从哪里来?

“形势越来越严峻,已经‘无米下锅’”。阜矿集团针对员工下发的一份《形势任务教育宣讲提纲》当中,如是描述公司面临的窘境。

而阜矿董事长刘彦平向记者列举的一组数字显示,阜矿集团的境况岌岌可危。

“企业年收入大约70亿元,其中煤类43亿元、非煤26亿元;支出79.6亿元,其中薪酬29.7亿元、电费3.4亿元、材料配件费用24亿元、其他16.8亿元。”刘彦平表示年资金缺口将近10亿元。

煤价持续下滑令这个缺口有继续增大的可能。今年前9个月,阜矿集团因煤炭价格持续下滑增亏5亿元。同时,库存增加,回款困难,资金极度紧张。截至9月末,阜矿集团煤炭库存8.4万吨,应收账款达16.5亿元。

“尽管我们从材料采购、生产技术、经营管理等各方面入手,采取了包括降低职工薪酬等多项措施,但由于成本下降空间有限,仍然无法弥补煤价大幅下跌带来的冲击。”刘彦平称。

雪上加霜的是,阜矿集团近年煤炭产量减少,总量严重不足。阜矿集团已先后破产9个煤矿,三年内还将有4个矿井退出。其中,艾友矿已于今年9月末停产,本溪彩屯公司收缩战线明年初退出,2017年兴阜矿、清河门矿也将陆续关闭。

“9月份艾友矿退出、明年1月本溪彩屯矿退出,明年的经营收入还要下降。”刘彦平表示。现在公司是“倒贴”运营,每个月至少要往“锅”里填8000多万元。而今,企业的“米桶”已空,接下来就是“无米下锅”。

另外,阜矿集团存在着诸多历史遗留问题,如破产费用存在巨大资金缺口、采煤沉陷治理费用问题、企业税费负担问题、厂办大集体遗留问题、企业办社会问题。

“这些历史问题,解决或者维持哪一项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可是钱从哪来?”刘彦平说,从调任阜矿集团以来,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找钱。

“银行也是要经营要利润的,借一次不还,借两次不还,银行不会永远支持你。”刘彦平满心忧虑。银行总共就那么几家,继续向阜矿发放贷款的口子越发收窄。

到目前为止,阜矿集团外银行贷款已达57.7亿元、材料设备欠款9亿元、工程欠款27亿元、白音华煤矿欠外债17亿元、其他欠款1.7亿元。扣除应收煤款12.5亿元,阜矿集团总计外债约为100亿元。

人往哪里去?

“阜矿的两大难题,第一是钱从哪里来,第二个就是人往哪里去。”刘彦平为此心力交瘁。

按照现代企业管理标准,企业工资总额占成本总额的比例5%~10%比较合适。而阜矿集团这一比例达到了42.6%。

公开数据显示,阜矿集团目前在职职工4.5万人,其中工伤残约4000人;离退休、退养3万余人,其中包括工伤残约5000人。

随着艾友矿、本溪彩屯矿的关闭退出,人员消化的困难将进一步加剧。“阜矿最大的成本是人力成本,但不能因为企业遇到困难就把工人推向社会。”刘彦平表示,阜新市是个因煤而生的城市,在整个阜新市的GDP当中,阜矿集团占有相当大的份额。

难题无解,便寄望于改革。通过精简机构、削减干部职数、分流富余人员、充实一线岗位,力图尽快形成企业管理人员能上能下、职工能进能出、收入能增能减的机制。

据介绍,目前,集团公司机关机构改革已经初步到位,机关部室由26个减少到19个;机关管理人员由337人减少到181人,减少幅度46.3%。在岗处级干部由469人减少到382人,减少幅度18.5%。基层单位由原来的42个整合为34个。科级机构由1109个减少到637个,减少幅度42.6%;公司两级机关副总师级干部由199人减少到57人,减少幅度71.3%;科级以下干部由6159人减少到3155人,减少幅度48.8%。

“熬了多年的科长到食堂端盘子、做警卫的比比皆是。”刘彦平介绍,大批干部转换岗位,干什么活挣什么钱。

调整分配政策,压缩工资费支出。在2013年5月份和今年4月份两次降薪10%的基础上,从11月份开始,再降工资总额的20%。

与此同时,阜矿集团大力实施“走出去”战略,以期实现人员转移,减轻本埠负担。现已与山东淄博王庄煤矿签订劳务输出协议,第一支50人掘进队伍已开赴现场。

“我的第一个目标是,元旦不欠工资,尽量给大家都发下去;第二个目标,春节也能够开出工资,让工人过年。”刘彦平表示。

与辽宁省其他三个大型煤企“能坚持一两年”相比,“阜矿可能会第一个倒下”的担忧如影随形。

责任编辑:旺旺
来源: 中国经营报
相关推荐: 科长负债盘子集团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