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财经 / 正文

跨境支付系统上线:人民币国际化的里程碑

2015-11-13 16:55:24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在一定区域范围内,掌握了坚实的国际货币权力,就意味着对资源分配、对贸易的分工和利润分配、对国际收支调解的成本分配,如此等等,都有了决定性权力。甚至对他国内政,特别是经济政策制定,都会产生影响。

10月8日,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CIPS)一期在上海上线。此系统主要为境内外的金融机构人民币跨境和离岸贸易、投融资等业务提供清算和结算服务,覆盖亚洲、欧洲、非洲大洋洲等主要时区。首批有中国银行、工商银行、花旗银行(中国)和德意志银行(中国)等十几家国内外银行参与,同步上线间接参与的有38家境内的银行和138家境外银行,截至11月4日已有195家中外资银行参与。这是历史性的一刻,意味着中国有了人民币支付的“跨境高速公路”。这一系统的建立,同时也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重要里程碑,在其中发挥基础设施的作用。

新世纪以来,随着我国越发深入地融入国际分工和世界贸易体系,国内外的企业、银行等对人民币跨境结算产生了越来越多的需求。早在2009年4月8日,国务院决定在广州、深圳、珠海和东莞四个城市进行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7月1日,按照国务院的要求和部署,人民银行、财政部、商务部等六个部委联合发布《跨境人民币结算试点管理办法》,对试点工作进行规范和管理,特别是风险控制。随着工作的展开,2010年,试点扩展到20多个省,到了2011年,扩大至全国。直到2012年,人民币跨境结算的需求不断增强,业务范围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等全部经常项目,以及部分资本项目,极大地便利了进出口贸易和投资。2011年,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业务达2.08亿人民币。这个时候,建立一个人民币自己的跨境支付系统,就显得很有必要了。2012年4月11日,央行宣布将组织开发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

blob.png

到系统上线为止,虽然国内支付业务已经使用了自己的体系,但是在跨境人民币清算方面,我国主要通过代理行和清算行。跨境支付使用的是国际通用的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系统(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s, SWIFT)。跨境汇款,必须先得知对方银行的 SWIFT CODE,就是这一体系的表现。随着人民币跨境支付、结算、清算业务的增长,旧的方式已经不能满足需求。一方面,正如伦敦《金融时报》指出,旧的方式“效率低下,费用昂贵”。清算行和代理行,都要接入人民币大额清算系统(CNAPS)。这一系统的设计初衷是满足境内的人民币业务,用于国际业务本身就不合适,比如这一系统就不接受国际通用报文标准,影响了效率。通过代理行和清算行,使用SWIFT系统,增加了许多环节,都要产生费用。另一方面,环球同业银行协会虽然号称“中立”组织,不受国家政府控制与影响,可是实际上,欧美在组织内部是掌握话语权的。诸如美国国安局之类的情报机构,使用SWIFT系统来监控现金流,对我国来说是一个潜在的威胁。在乌克兰危机中,英国等西方国家就威胁要把俄国排除在SWIFT系统之外。如此,我国跨境支付的规模越来越大,借别人的道路行驶,在别人的监管之下,看别人的脸色行驶,加大了我国经济特别是金融领域运行的风险。我国必须研发了自己的跨境支付系统。CIPS建成运营后,人民币跨境清算不再完全依赖SWIFT传递报文,安全性和独立性将大大提高。

在金融领域,支付系统属于道路这一类的重要基础设施。道路畅通了,经济发展才有了基础。同样,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的建立,会让人民币跨境业务更加便利。把全世界使用人民币的机构联系起来,整合了资源。不用通过代理行和SWIFT系统,一方面,省去了中间产生的费用和人工消耗,提高了效率;另一方面,人民币业务在自己的道路上运行,就有了自主性,国内机构也便于监管和掌控,降低了风险。所以银行和外贸企业会直接受益。上线当天,通过CIPS,渣打中国完成了超过200笔人民币跨境清算。投资者可以直接通过此系统,使用人民币来华投资。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在国外刷信用卡,可以直接使用银联,不用通过VISA和MASTER CARD系统。促进跨境人民币支付业务的增长,增加人民币的使用量,让进出口贸易企业、银行、投资者等更有动力使用人民币,本身就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而这正是CIPS更加重要的意义。

blob.png

一国货币的国际化,表现上是其使用范围和使用量扩张的过程。对此,美国经济学家本杰明·科恩(Benjamin Cohen)提出“货币地理”概念,指一国货币直接或者间接发挥影响力的范围。相应的,著名奥派经济学家哈耶克提出“流通域”概念,表示国家间对流通域的争夺,对货币权力的争夺,正是国际金融的根本问题。如此,一国货币国际化就不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市场占有率扩大的问题,而成了国际政治问题,因为这意味着一国货币流通域的扩张,货币地理的扩张,以及带来的国际货币权力的巩固。而在一定区域范围内,掌握了坚实的国际货币权力,就意味着对资源分配、对贸易的分工和利润分配、对国际收支调解的成本分配,如此等等,都有了决定性权力。甚至对他国内政,特别是经济政策制定,都会产生影响。这一点,更加凸显出了CIPS系统的建立,对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意义。目前,人民币已经是全球第四大支付货币,市场占有率2.8%,超过了日元,仅次于美元、欧元和英镑。但是如果没有自己的支付系统,人民币就不会有自己的货币地理,因为外人可以通过掐断支付途径,轻易的削弱甚至消除人民币在一个区域内的影响。所以这就不能带来真正的国际货币权力,因为一切清算、决算,跨国调度使用,都得借人篱下,仰人鼻息,受人监督,遑论反过来决定分配,影响别人。因此,我国不能仅仅因为人民币在世界市场上的使用率提高了,就宣称人民币国际化了。就像是在现实政治中,日本人不能因为在美国的道路上跑满了丰田车,就宣布就美国拥有“陆权”。CIPS上线以后,人民币有了自己掌握的道路,才能真正的国际化,扩张流通域,带来并巩固国际货币权力。

blob.png

当然,建立这样一个基础设施,对于扩大人民币的使用范围和规模,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属于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客户固然有了一个更强的动力来使用人民币,可是如今的国际贸易,美元和欧元仍然占有大部分市场。如何提高国际市场中各个金融机构和贸易企业对人民币的需求,让更多的车上路,是充分条件。首先,对方手里得有人民币。这就得提到我国不断与国外机构签署的货币互换协议。自2009年,我国就开始与境外机构签署货币互换协议,与人民币跨境结算的试点几乎同时展开。截止今年10月,我国已经于32个境外货币当局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总额达3.1万亿元。其次,就是让对方有使用人民币的意愿。这一点上,德国马克的经验值得借鉴。1973年,德国(西德)马克就成为了第二大储蓄货币,一直保持到被欧元取代。而如今,马克的子孙欧元在全球支付货币所占份额排名第二,占有了27.2%的市场。马克的崛起,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其背后有坚实的德国制造作为支撑。从1980年到1996年,德国出口的产品,有82.3%是使用马克结算,超过了所有西欧国家,也超过了另一位积极推动本币国际化且同样以制造业闻名于世的日本(29.4%)。德国的工业品不但攻下了世界各国的市场,而且德国企业攻占了各自产业链的高点,善于控制产业链,在产品议价以及使用何种货币交易这方面,享有充分的发言权。为了降低贸易成本,防范换汇带来的风险,对德国企业来说,使用本币结算就是最好的选择。这样就保证了世界对马克不断的巨额需求。

看到这一点,系统上线的时机就很有意思了。到了现在,我国工业总产量、货物贸易量以及吸引外商直接投资均为世界第一,2014年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业务达6.55万亿人民币,今年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同当年的“德国制造”一样,“中国制造”也在世界各地攻城略地。而且,也同当年的德国制造业一样,中国制造业正在经历产业升级,中央政府推动了“制造业2025规划”。一方面,升级瞄准产业链的高端,比如在电子产业,部署大尺寸晶圆生产线。另一方面,健康而全面的产业公地,有利于形成对产业链的掌控。这都会如德国制造推动马克的国际化一样,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在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上线两日之前,人民币首次超越日元成为全球第四大支付货币。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上,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上线,可谓正当时。

责任编辑:翟忙忙
来源: 经略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