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财经 / 正文

经济下滑、货币贬值 新兴市场十年梦醒?

2015-08-21 18:26:05 作者: 周艾琳 薛皎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此前,《第一财经日报》便对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做出过“体检报告”,其中显示,外汇储备增幅大幅不及外债涨幅的窘境比比皆是,截至今年7月初,外债/外汇储备比值最高的依次是阿根廷、土耳其、印尼、马来西亚、俄罗斯等。

这一系列事件的发生或许已经不是偶然,而是隐藏着一种必然逻辑。

股市下跌、货币贬值、资本外流、经济下滑,在全球流动性潮水即将退去的大背景下,新兴市场普遍呈现的症状,或预示着全球经济曾经的领头羊,将成为全球经济衰退的开始。

哈萨克斯坦本币贬值30%

8月20日下午,哈萨克斯坦宣布放弃汇率波幅限制,随后该国货币坚戈对美元大幅贬值30%。这一单日跌幅令其他国家望尘莫及。

此举也完全出乎市场预料。7月15日,该国央行刚刚宣布再次扩大本币坚戈对美元的汇率浮动区间,新的汇率浮动区间为1美元兑170~198坚戈。

当时,根据该国央行新闻局发布的消息称,2017年之前,哈萨克斯坦央行不会考虑实行自由浮动汇率,然而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该国央行不得不提前祭出“自由浮动汇率”的大招。

美联储加息临近、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以及高度依赖俄罗斯经济,都让哈萨克斯坦经济承受巨大压力,货币也出现不断贬值趋势。

前日,坚戈对美元下跌4.5%至197.28,成为近1年半来坚戈最大单日跌幅。此前,该国央行一直使用外汇储备将汇率控制在一定交易区间内。昨日开盘后,坚戈对美元由196.95快速贬值到最低257.14,贬值幅度达到30.44%。

瞬息万变的全球经济让各国央行制定政策的速度似乎已经赶不上经济形势的变化。

在昨日大幅贬值30%之前,哈萨克斯坦央行最近一次宣布坚戈大幅贬值是在2014年2月,当时坚戈对美元基准汇率由1比150调整为1比185,上下浮动区间为3坚戈,这导致当日坚戈贬值幅度达到20%。

哈萨克斯坦作为中亚最大的原油出口国,出口收入单一,石油产量提高乏力近年来让该国经济饱受困扰,尤其是当前原油价格较去年6月份的峰值已经跌去一半之多,让该国经济遭遇沉重打击。

新兴市场资金外流加剧

哈萨克斯坦只是一个缩影,它反映了新兴市场整体存在的不容乐观现象。

MSCI新兴市场指数上周技术上进入熊市,和去年9月相比,该指数回落已经达到23%。各路资金亦争相从新兴市场奔涌而出,在过去13个月里规模接近万亿美元,几乎是上次金融危机期间的两倍。

美银美林最新的基金经理调查显示,基金经理正以创纪录的速度削减新兴国家股市、大宗商品和能源股的持仓,这意味着“投降式抛售”可能即将到来。美银称,卖出新兴市场已经成为“最拥挤的交易”。

“贬值潮”已经蔓延,中亚代表是哈萨克斯坦。而在东南亚国家中,马来西亚林吉特对美元上周累计大幅下跌3.8%,这成为林吉特连续第8周下跌,对美元汇率也创下17年来新低,逼近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创下的历史最低位。

此外,越南央行将参考汇率设在1美元兑21890越南盾,相当于让越南盾贬值1%。同时越南央行还将交易区间扩大至中间价上下浮动3%。

就在上周,该央行刚将交易区间由1%调整至2%。

南美一些新兴市场国家也不容乐观,包括潜在“高危分子”——巴西。周四(8月20日)亚洲市场开盘,美元/巴西雷亚尔于3.4935附近水平徘徊。有分析师预计,巴西雷亚尔将先跌至3.65,并将于10月底进一步走软至4.0。

当前,巴西国内各种负面情况包括政治动荡、通胀停滞、腐败丑闻和财政调整等,持续为巴西雷亚尔的进一步下跌提供充足的“弹药”。

总体来看,新兴市场货币的整体外部情况达到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最糟糕水平,且发达国家经济不冷不热的复苏没有强大到足以抵消新兴市场带来的疲弱影响。

历史告诉我们,每次美元走强都意味着新兴市场进入“危机高发期”。这一次,故事难道会重写?

近日,投资管理公司NN投资伙伴发布的数据显示,在截至今年7月底的过去13个月里,19个最大的新兴巿场经济体资本流出总量达9402亿美元,几乎相当于2008年金融危机时三个季度4800亿美元流出总量的两倍之多。

“资金还远远没走光。”NN投资伙伴新兴市场高级策略师马丁(MartenJanBakkum)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暗示的可能是即将到来的美联储加息。

北京时间8月20日凌晨2点,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7月会议纪要释放鸽派信号,多数委员认为,加息的条件尚未成熟,不过他们仍认为情况正在接近那个时点。

东证期货贵金属分析师元涛也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分析称,一般来说,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阶段,会逐渐打破新兴市场的平衡。如果某个新兴国家的外债占比过高,美元利率的提高会逐步增大其还款难度,加上经常账户为负,需要不断借新还旧,或是依靠外部资金流入来缓解债务问题。

然而矛盾之处在于,一旦美元利率和本国利率之间的差值达到一定幅度,外部资金就会选择出逃,本国央行不得不提高利率,但经常账户赤字会加剧,进一步降低其还款的能力,直到央行无力维持汇率水平,本币大幅贬值,以此改善经常账户的情况。这一描述正酷似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

新兴市场十年梦醒?

民生证券研究院院长管清友曾在2013年8月《新兴市场十年梦醒》报告中说,过去十年新兴市场的走红虽然与自身的崛起有一定关系,但更重要的是受益于全球货币扩张带来的流动性支持。

眼下,在美联储QE退出步步逼近、全球流动性潮水即将退去的大背景下,新兴市场的十年一梦终于要惊醒了。

花旗新兴市场经济学家Davidlubin指出,过去三十年新兴市场经济迅猛增长的三大动力——出口、国内的公共和私人部门支出都已经不复当年勇。

当前形势已经十分严峻。瑞银策略师BhanuBaweja估算,今年第一季度新兴市场整体GDP平均增速仅有3.5%,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

而如果抛开中国较高的增速不计,其他新兴市场GDP增速可能“接近于零”。很少有分析师预计新兴市场今年后三个季度增速会回升。

不过,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外汇分析师陈得能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与1997年危机时相比,亚洲各国的外汇储备明显增加,抵御风险能力增强;此外,当时很多亚洲国家的国债是以美元计价,因此更容易投机客的冲击;最后,随着亚洲经济的发展,内需也足以抵消外部市场的波动。

而且,新兴市场国家的情况也需区别对待。

此前,《第一财经日报》便对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做出过“体检报告”,其中显示,外汇储备增幅大幅不及外债涨幅的窘境比比皆是,截至今年7月初,外债/外汇储备比值最高的依次是阿根廷、土耳其、印尼、马来西亚、俄罗斯等。

经常账户为负且状况最糟糕的分别是土耳其、巴西、印尼等。而综合外债、外汇储备和经常账户状况,风险由高到低排列分别为墨西哥、阿根廷、土耳其、印尼、巴西、印度、马来西亚、俄罗斯。

对于排名靠前的国家而言,“危机重演”的可能性相对较高。眼下,除了扎好自家的篱笆之外别无他法。尽管如此,谁也不能保证时至今日的亡羊补牢一定能逃过“索罗斯旋风”。

 

责任编辑:文尧木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相关推荐: 新兴货币经济市场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