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财经 / 正文

全球反共富豪集团会议 王石或与会并任骨干

2014-06-06 12:27:54 作者: 田昇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5月29日,@宋鸿兵发表微博披露:“5月27日,超级富豪第N次全球代表大会在伦敦胜利召开。全会共同推举罗家继续担任主席,并增加若干中国富豪为中央候补委员。本届大会讨论了新时期富人集团的总路线,强调了当今世界局势的复杂性和尖锐性,号召全体代表以身作则,坚持群众路线,缓解社会矛盾,树立执政为民的思想。查尔斯、拉加德列席了会议 。”

“【罗斯柴尔德大会】5月27日罗家在伦敦召集全球250位顶级富豪开会,与会者控制着30万亿美元资产,约占全球资产总规模的1/3。会议主题是“包容性资本主义”。超级富人们发觉他们正在成为各国社会仇视的中心,财富分裂已成爆炸性议题。他们需要紧急协商对策,是否将吃到嘴里的肉分点出来,至少看起来如此。”

参加全球富豪集团会议的“若干中国富豪”是谁呢?

@王石5月29日发微博并附照片(唯恐别人不信),称“罗斯柴尔德家族筹办的公益晚宴在金融城市政厅举行。”、“在这儿办公的机构只管辖着2.6亿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却云集着金融机构并被奉为全球的力量中心。”

以下为@宋鸿兵和@王石的微博截图:

@宋鸿兵:

@王石:

罗斯柴尔德家族一百五十年来在中国的活动

洛希尔与中国

五只箭

两百多年前,梅尔•阿姆斯切尔•洛希尔(Mayer AmschelRothschild,1744-1812)在德国的法兰克福创立了他的家族银行业务,这项事业经过几代人的继承和发展,至今已在风雨中经历了几个世纪的洗礼。从创立之日起,洛希尔这个名字就逐渐成为了世界银行界中“成功和最佳”的同义词。

1798 年,内森•梅尔•洛希尔(Nathan Mayer Rothschild)离开了他父亲在法兰克福的商铺,前往英国寻求新的机会。他先在曼彻斯特干起了纺织和其它一些生意,并很快地就以精明的商人而驰名商界。然而,在随后的十多年时间里,他却注定要转变他的业务重点和发展地域。当时,拿破仑对英国的贸易封锁迫使他在发展中的银行业开拓新的机会。伦敦(City ofLondon)正是更有效地开拓银行业务的一座城市。

1809 年,内森•梅尔•洛希尔在位于伦敦St. Swithin 街的NewCourt 购置了房产,创立了洛希尔父子有限公司,这里毗邻皇家证交所和苏格兰银行,至今仍是公司总部所在地。在伦敦,他继续从事商品投机交易,同时进行票据汇兑和海外贷款等银行业务。1812 年,内森•梅尔•洛希尔最小的弟弟詹姆斯(James)落户巴黎。在此后的25 年里,洛希尔家族的银行业务遍及大半个欧洲。1818 年,洛希尔家族的现代族徽问世,“五只箭”象征着洛希尔五个兄弟的紧密联系,而这正是洛希尔家族强大的国际银行业务的根本所在。家族内部互相支持,通过无以伦比的网络传递信息,迅捷而保密,使之更具商业优势。洛希尔家族在国际金融界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第一代

洛希尔父子有限公司首次与中国联系的确切时间恐怕已无从知晓了。但洛希尔与中国之间的首次已证实的贸易联系可追朔至1838 年,也就是内森•梅尔•洛希尔这位家族银行事业奠基人辞世的两年后。但有迹象表明,双方在此前的一段时间里就应该已经有所接触了。

1798 年,内森•梅尔•洛希尔从法兰克福来到英格兰拓展他父亲的纺织品贸易,虽然他很快地进入了商业融资领域,并接着进入银行业,但他在伦敦的公司仍然直接从事包括纺织品在内的广泛的商品贸易活动。

因此,当我们看到保存最早的洛希尔的广州代理(广州是当时中国唯一的对外通商口岸)于1838 年发出的信函时,就可以毋庸置疑地说,大量的中国丝绸,以及锡、茶叶、胭脂、水银等已成为当时这一日益繁忙的地区的主要贸易商品。而仅仅在四年前,英国政府才刚刚结束了东印度公司对中国贸易的垄断,洛希尔则在这一令人兴奋的中国市场对外开放之时,与之迅速地建立起了联系。

洛希尔家族首先选择了他们的第一家代理,这一家新成立的公司是由两位苏格兰企业家William Jardine 和JamesMatheson 创立的,在东印度公司结束对华贸易垄断之后,这家公司同样渴望抓住这个机会。至1836 年,也就是内森•梅尔•洛希尔去世那年,Jardine Matheson 已经忙于推动香港的设立了。洛希尔与Jardine Matheson 公司之间保留至今的往来信函,表明了Jardine Matheson 公司通过商品贸易进行汇兑与借贷业务。Jardine Matheson 公司在定期发给洛希尔伦敦总部的长篇信函中,详细报告了纺织品和其它商品市场的交易和库存情况。Jardine Matheson 公司还从他们设在广州、澳门和香港的机构向洛希尔提供有关这一地区政治形势的各类信息。

这些信件写于中英关系剧烈动荡的岁月,这种动荡在鸦片战争时期达到顶峰。Jardine Matheson 公司在信中也谈到了政治形势对其生意的影响。

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和五十年代

在中英 1842 年和1858 年两个条约签订之后,鸦片战争结束了。洛希尔开始扩大与中国的联系,在上海找到了新的代理—Messrs Bower Hanbury 公司,而上海则是按和平协议开放的五个通商口岸之一。Messrs Bower Hanbury 公司发给伦敦的信函里包含不少新闻,不仅有可供选择的商品和价格,还有太平天国起义军引发的国家分裂和动荡的消息。

洛希尔与它的代理们之间相当部分的通信往来集中体现了当时洛希尔与中国的贸易的一个重要特点。几个世纪以来,中国的商业支付手段一直是白银,有时是银币(十九世纪五十年代曾尝试过采用墨西哥银元作为标准银币),但更多的是以银锭的形式结算。

从一开始,银币和银锭的交易和运输就成了洛希尔的主要业务。他们很快就组织起了与中国的实质性贸易。仅1856 年的一次交货,洛希尔在上海的代理就收到了23,128 墨西哥银元,虽然还有140 元银币由于包装袋子有破口而丢失了。

百年风云

1897 年,北京辛迪加(The Peking Syndicate)在伦敦成立,旨在加强与中国的商业联系和扩展在中国的业务。洛希尔父子有限公司加入进来,进一步确认了其发展对华贸易的决心。北京辛迪加由Carl Meyer 领导,他是一位杰出的金融家,也是洛希尔勋爵过去的私人秘书。而中国政府是这个组织的一名默默无闻的合伙人。

1911 年,中国的最后一位皇帝退位,中华民国随之成立。此后那些年是快速和巨大的发展时期,中国的工业产出大幅提高,基础设施也有了很大进步,并且出现了新的贸易和银行模式。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已经与中国有了多年贸易历史的洛希尔父子有限公司针对中国出现的这些可喜进步,迅速加入了所谓的“英国集团”,这是一个专门为中国提供贷款而建立的组织,帮助中国进行重建和发展,为中国的金融业务架起国际合作的桥梁。

私人情感

随着洛希尔家族后代们准备在家族合伙制内担任职务,他们被鼓励进行环球旅行,以便亲身理解家族银行业务的精髓。1902 年,洛希尔勋爵的二儿子查尔斯•洛希尔(CharlesRothschild)开始了他的环球之旅。他于1 月2 日离开伦敦,2月18 日到达香港,途经马赛、塞得港、科伦坡、槟榔屿和新加坡。之后,查尔斯•洛希尔又踏上了前往上海的旅程。

查尔斯的表兄弟安东尼•洛希尔(Anthony de Rothschild)也紧步查尔斯后尘。安东尼于1910 年开始了他的环球旅行,他对中国艺术的浓厚兴趣也由此开始,并伴随终生。在20 世纪30年代初期,安东尼加入了由十二位收藏家于1921 年在伦敦创办的东方陶瓷社,并成为该社巡展的主要藏品提供者。

安东尼拥有400 多件收藏品,其中包括一组最重要的法华彩陶器,这组陶器不仅在英国极其珍贵,就是在世界上也是无与伦比的。

亨利•洛希尔(Henri de Rothschild,1872-1947)在六十多岁的时候决心去看看这个世界,于1935 年从法国出海东行。他极其热心于“探究北京的秘密”。在他的《旅游世界》一书中,还描写了“中国城”:

“中国城,一座商业城,最具活力和快乐。她坐落于街道和小巷的尽头。外国人在那里买东西,如英国人所说的全力“购物”。那里也是人们愉快漫步的独特地方。在每个小店里,每个小摊上,都依照品位、颜色搭配,独具匠心地陈列着不同的商品,这是真正的艺术展览,吸引并陶醉着顾客。”

二十世纪变革

在洛希尔与中国建立起一段时间的联系之后,随之而来的是联系的暂时中断。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年代里,所有的商人银行都被众多问题所困扰。洛希尔也从中国撤回了很多生意。当时的中国正经历着从1928 年的国民党政府,到日本侵华战争和毛泽东领导下的斗争,并最终导致1949 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

直到 1978 年,中国重新对外开放,给洛希尔恢复与中国的联系带来了机会。洛希尔已准备好一显身手。

20 世纪60 年代,更多的是在70 年代,洛希尔已经与中国银行和其它在香港的金融机构建立起联系,安排跟单承兑信用工具,并在金银交易市场上占有日益增大的份额。

1973 年,在成功地竞标担任香港地铁融资的联席安排行以后,洛希尔父子(香港)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洛希尔集团通过洛希尔(香港),为当地客户提供一整套的专业技术和服务,包括:新股发行承销、兼并收购咨询、海外证券配售、投资组合管理、进入国际资本市场,以及为英国向东南亚地区的出口提供融资等。

1977 年,就在中国对外开放的前夕,洛希尔父子(香港) 有限公司董事长伊夫林• 洛希尔( Evelyn deRothschild)以《经济学家》杂志主席的身份访问了中国,为此后洛希尔的代表对中国的进一步访问打开了通道,使他们能够就一系列可能的话题展开讨论,尤其是在黄金和外汇交易方面。洛希尔制定了一个明确的目标:成为为中国企业进行融资安排的领先银行之一。

1975 年,中国宣布了四个现代化建设目标,邀请外国公司来中国参与和协助一系列发展项目。1979 年,在进入中国的英国公司中,英国国家煤炭公司和北方工程公司投标建造两座发电厂,分别位于北京和江苏。洛希尔成为这两项计划的财务顾问。

同时,四川省政府还邀请洛希尔为一系列基础设施项目引进合适的国际公司。在洛希尔的推荐下,一些英国公司被选中参与天然气和矿产资源开采的项目。

到 80 年代中期,洛希尔在中国已取得了成功的业绩,并赢得了广泛的尊重。洛希尔越来越多地被邀请为中国迅速发展变化的经济提供顾问服务。

中国铁路系统,由中国协会(China Consortium)调查绘制,洛希尔是该协会的成员之一。

1985 年,中国北方工业公司(Norinco)与洛希尔签订了合作协议。根据协议,洛希尔为中国北方工业公司提供财务和商业顾问服务,主要涉及多种工业产品的技术扩展,包括欧洲市场研究。

1986 年,洛希尔又接受长城工业公司的邀请,为发射中国通讯卫星担任项目融资顾问。

洛希尔对中国未来发展的支持和信念并不仅仅局限于为企业融资提供顾问服务。1992 年,洛希尔与中信嘉华银行一同参与发起了6,000 万美元的嘉华五箭中国香港基金,这是一家设在香港的封闭式投资基金,其目标是在上海,以及全中国,主要是广东和福建省收购企业股权。

在最近几年里,洛希尔对中国的承诺得到了迅速的加强。1994 年洛希尔父子(香港)有限公司在上海开设代表处,为进一步发展业务打下基础。1996 年,洛希尔父子有限公司与中国领先的国有商业银行之一的中国工商银行签订了历史性的谅解备忘录。两家银行利用双方的资源和经验共同合作,不仅在中国,还在全球范围为企业提供财务顾问服务。

2000 年,洛希尔集团履行其进一步发展中国业务的承诺,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洛希尔中国控股有限公司(NMR China),其主要办公室设在北京,由依夫林•洛希尔爵士(Sir Evelyn de Rothschild)亲自担任董事长。

二十一世纪

洛希尔继续在中国寻求业务机会,体现了它的实力和先进经验,特别是在提供独立的咨询意见和行业的专业技术,如通讯和运输行业。2004 年,洛希尔在为中国移动(香港)2000 年以来的所有注资项目提供财务顾问服务的基础上,又为该公司收购中国移动集团在内地十个省的通信公司,价值41 亿美元的项目出任财务顾问。在香港,洛希尔将十九世纪推动铁路网络建设的专业技术应用在香港地铁的顾问咨询服务中,洛希尔自上世纪七十年代起,一直为该公司提供财务顾问服务。

今天,洛希尔在中国参与了汽车、金融、电信、房地产、自然资源等诸多里程碑式的重要项目,并出任了一些中国领先企业的财务顾问,如上海汽车、中国石化、中国石油、华能集团、国美电器和海尔电器等。1994 年1 月至2004 年12 月,洛希尔为55 个项目提供了顾问服务,涉及金额达480 亿美元,项目数量超过了其它任何一家投资银行。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的发动机,不足为奇,由洛希尔提供顾问服务的诸多项目都代表了国际企业的跨国投资。不仅如此,洛希尔正在为优秀的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提供顾问服务,这无可争辩地说明,现在,中国企业的规模和成熟程度都已经达到了国际标准。

洛希尔与中国的初次接触至今已愈一个半世纪了。在这个内森•梅尔•洛希尔当年不可能认识的世界里,故事在继续发展着。然而,内森•梅尔•洛希尔仍然能够认识并赞同的是那种不断探索新的机会的精神。正是这种精神引导着他的银行跨越半个地球来到中国,并且今天依然在他的后代和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人民身上得到发扬。

http://tanleping.blog.hexun.com/37563045_d.html

檀乐平注:本文似乎没有提到中国联通,实施上,罗斯柴尔德父子银行同时是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财务顾问,通信业已经被他们垄断了。另外罗斯柴尔德还是国美电器的财务顾问,现在黄光裕在狱中仍然指挥若定,罗家功不可没。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罗斯柴尔德

如果被问当今世界的首富是谁?很多人肯定会不加思索的回答“比尔·盖茨”或者巴菲特。但是如果看过《货币战争》这本书的话,你才会明白世界首富或许另有其人,只是那个人不显山,不露水而已。因为真正的首富早已经利用自身的力量封住了媒体的嘴巴。

罗斯柴尔德,一个拥有50万亿美元、富过八代的的财富家族,他们曾控制并主宰西方世界的金融业长达百年,他们被认为是用金钱征服世界的“第六帝国”,他们,才是真正的世界首富,人类历史上最有权势的商业集团。

有人曾这样评说这个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Rothschild family):地球上最为神秘的古老家族,一个隐藏在这个世界阴暗面的控制者,一个控制西方世界近两个世纪经济命脉的强大家族!或许对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它是陌生的,因为在大众传媒时代,人们的目光或许只会关注到类似“洛克菲勒家族”或者“摩根家族”这些声明显赫的名字上。而二十世纪二战前的美国,曾经有一句经典的话形容当时美国的情况“民主党是属于摩根家族的,而共和党是属于洛克菲勒家族的……”其实在这句话后面还应该跟一句“而洛克菲勒和摩根,都曾经是属于罗斯柴尔德的!”

罗斯柴尔德?这个神奇的家族究竟依靠什么如此富有和强大?

罗斯柴尔德家族发迹于19世纪初,其创始人是梅耶·罗斯柴尔德(Mayer Amschel Rothschild)。他和他的5个儿子即“罗氏五虎”先后在法兰克福、伦敦、巴黎、维也纳、那不勒斯等欧洲著名城市开设银行。建立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 金融王国。鼎盛时期,他们翻云复雨的力量使欧洲的王宫贵族也甘拜下风。

罗斯柴尔德一词起源于“红盾”。这个家族从16世纪起定居于德国法兰克福的犹太区。当时因为没有街名和门牌号码,每家的家族便被称为“罗斯柴尔德家”,一直沿用至今。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法兰克福城默默无闻地度过了两个多世纪,直到18世纪才开始发迹。使这个古老的家庭开始兴旺发达的,是梅耶·罗斯柴尔德(1744-1812年)。

梅耶自小就很聪明,因此他父母把他送到犹太宗教学校学习,希望他长大后当一名拉比。但梅耶对此没有多大兴趣,当他父母去世后,他便弃学经商,走进了生意 场。当时,他20岁,开始做买卖古董和古钱币的生意,同时也兼兑换钱币。由于他的精明能干,并依靠当地有权势的威廉伯爵,生意越做越兴旺。后来,他不仅经 营棉制品、烟酒,并开始从事银行业,20多年之后便成为法兰克福城的首富。

如果罗斯柴尔德家族一直在法兰克福经营,其影响仅限于德国。然而,目光远大的梅耶·罗斯柴尔德让他的5个儿子走出法兰克福,走出德国,分散到欧洲各地。

罗斯柴尔德家族最 早向国外发展的是梅耶的三儿子内森。他于1804年只身来到英国伦敦,开始时做一些棉布生意。当时欧洲正值拿破仑战争,一些德国贵族流亡到了英国,其中包 括法兰克福的威廉伯爵。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威廉伯爵委托内森购买了大批英国的债券,内森便借机自己也做起了债券和股票生意。内森凭借自己的精明和才干, 不久便发了财,成为伦敦金融证券界的巨头。后来,他又不失时机向英国政府提供巨额军费,与伦敦军政要人建立了密切的联系。

内森在英国的成功,鼓励了老罗斯柴尔德。为了方便英国与欧洲大陆的金融和贸易往来,他又在1811年把最小的儿子詹姆斯派到法国,在巴黎站稳了脚跟。几年后,老二所罗门、老四卡尔又分别在奥地利的维也纳和意大利的那不勒斯建立了罗斯柴尔德家族银行的分行。这样,就形成了一个由老梅耶·罗斯柴尔德与大儿子阿姆歇尔坐镇老家法兰克福,其他几个儿子分布在伦敦、巴黎、维也纳和那不勒斯的金融和商业帝国。

罗斯柴尔德兄弟经营技巧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利用他们分布在欧洲各国的分支获取政治、经济情报,迅速互相沟通。这样,他们往往能迅速了解各地的政治经济动向,推选采取行动,出奇制胜。

为了保密,他们有自己专门的信使,彼此用密码进行联系。罗斯柴尔德家族内部的信息传递系统迅速又可靠,以至于英国维多利亚女王有时也宁愿用罗家的信使来传递她的信件,而不用英国的外交邮袋。

到19世纪中叶,一个庞大的罗斯柴尔德金融帝国在欧洲形成。每当有战争,他们便向各国政府提供军事贷款,战后又为战败国提供赔款。他们在各地开办银行,从 事证券,股票交易和保险业务投资工商业、铁路和通讯业,后又发展到钢铁、煤炭、石油等行业,其影响渗透到欧美及殖民地经济生活的各个角落。

罗斯柴尔德家族对 欧洲历史的影响,从它帮助英国政府购买苏伊士运河一事中便可见一斑。1875年一个星期天的晚上,列昂内尔在他伦敦的宅邸中宴请英国首相狄斯累利(他也是 犹太人出身)。席间,列昂内尔突然收到一份来自法国罗斯柴尔德分行的电报,说埃及国王因缺少资金,打算把他掌握的17.7万股苏伊士运河股票买给法国政 府,但对法国提出的价格不满意,表示愿以400万英镑的价格卖给其他国家。狄斯累利第二天立即召开内阁会议,大家一致同意英国买下这批股票。然而,当时由 于国会休会,无法筹集这笔资金。于是,列昂内尔果断地作出决定,由罗斯柴尔德银行伦敦分行向英国政府提供400万英镑,抢先买下了这批股票。此举使英国控 制了苏伊士运河,带来了巨大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利益。列昂内尔·罗斯柴尔德也因此一夜之间成为举国上下敬仰的英雄。

尽管罗斯柴尔德家族拥 有巨大的财富,并跻身欧美上流社会,但他们始终坚持着犹太人的传统、维护犹太人利益看得比做生意和赚钱更重要。罗氏家庭大多数人坚持族内通婚,这个家族下 属的公司企业都按犹太教安息日的规矩,在星期六估算,不做任何生意。1820年,内森宣布不同任何一个拒绝给犹太人公民权的德国城市做生意。1850年, 当卡尔借钱给罗马教皇时,向梵蒂冈提出要求拆除罗马的犹太隔都。19世纪伦敦的罗斯柴尔德银行宣布不向俄国沙皇贷款,因为沙皇政府迫害和虐待俄国犹太人。

http://www.cnr.cn/library/whrd/200805/t20080528_504808534.html

宋鸿兵:次级债危机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新阴谋

自从笔者撰写《货币战争》一书以来,相信国人对罗斯柴尔德家族这个在幕后操纵世界货币供应,进而控制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经济怪物”,已经有了很深入的认识。事实上,即使在美国,知道罗斯柴尔德家族拥有如此强大能量的人也不多。罗斯柴尔德通过严格的媒体和政治控制,使大多数人无法意识到他的力量。

笔者的《货币战争》一书,如果不是在中国出版,而是以英文或任何一种西方语言文字出版的话,恐怕早已被罗斯柴尔德家族探知,并采取一切或软或硬的手段,进行拦截。我知道,大约在1980年代,有若干美国作家曾经撰写过罗斯柴尔德家族史,但是这些著作都神秘地消失了,只有在极少数图书馆有收藏。而撰写这些家族史的作家,很多都死于非命。

为什么会有这次次级债危机呢?一言以蔽之,罗斯柴尔德家族在夺回自己丧失的领地。最近几十年来,华尔街不太听话了,倚仗着自己创造的衍生品和结构产品,以为可以凭借“金融工程学”摆脱罗斯柴尔德密室政治的控制。作为传统的犹太人银行家,罗斯柴尔德家族是重视关系、重视阴谋、重视组织,对于那些天花乱坠的衍生品、金融数学等等不太看重,更不会去潜心研究。结果,在这个交易第一的时代,华尔街巨头们逐渐认为罗斯柴尔德不行了,自己可以凭借强大的交易实力,打破罗斯柴尔德银行家的垄断。

可是事实又如何呢?华尔街巨头以为自己创造了货币,可它们创造的毕竟不是真正的货币,只是货币的低劣替代品。罗斯柴尔德家族经过对媒体、银行和政府机构的妥善安排,从今年2月开始,对次级债这个华尔街巨头的软肋发动了攻击。其次序无非是一开始引诱华尔街巨头义无反顾地继续投入次级债,然后通过其控制的媒体和专家夸大次级债的风险,促使市场崩盘,同时又控制了银行系统,使华尔街巨头普遍出现流动性危机,濒临破产边缘。

仅仅半年之内,高盛、瑞士信贷、贝尔斯腾等华尔街巨头已经被整的死去活来,甚至到了必须廉价卖出股权来救命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罗斯柴尔德立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通过公开或非公开的利益交换,吸收了大量华尔街巨头的血汗和骨髓,于是从8月开始控制各国中央银行向市场提供流动性。于是,一场次级债危机就开始化解。

不过,如果认为次级债危机到此为止,那可大错特错了。因为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目标是夺回近年来有所丧失的领地,如果华尔街巨头还有不老实的,它们肯定会以大棒加胡萝卜的政策予以打击。再就是中国问题,中国在次级债中投资较少,牵扯不大,可是下次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下次罗斯柴尔德家族将选择哪种资产来打击中国?让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乌有之乡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