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 / 正文

整合网红大V 借反华势力 民进党原来这样操纵网军

2020-04-25 21:59:00 作者: 范凌志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民进党网军似乎嗅到一丝“机会”的味道,他们不再甘于只在岛内活动,而是频繁在国际舆论场挑起事端,尽管这个善于挑动两岸关系敏感神经的政党并不以国际视野见长。

整合网红大V、借反华势力营造虚假民意……民进党原来这样操纵网军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范凌志】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民进党网军似乎嗅到一丝“机会”的味道,他们不再甘于只在岛内活动,而是频繁在国际舆论场挑起事端,尽管这个善于挑动两岸关系敏感神经的政党并不以国际视野见长。谈到台湾绿营网军,台“行政院”政务委员唐凤、“卡神”杨蕙如常常被提及,有人甚至以为他们是这只“虚拟军团”的首领,《环球时报》记者采访发现真实情况并非如此。民进党网军真正的头目到底是谁? 23日,前“立法委员”、台湾经济研究院董事邱毅给出的答案是:蔡英文及民进党中央党部的“新境界文教基金会”(简称新境界基金会)。

邱毅

网军“操盘手”助蔡英文树立“人设”最终翻身

“新境界基金会”成立于1999年,其官网显示这只是一家智库,但邱毅透露,按照惯例,基金会董事长一般由民进党主席担任,很多网军操盘手都曾在“新境界基金会”担任过要职,“相当于民进党的人才储备单位”。他还表示,“虽然蔡英文离开民进党党主席的位置,但她仍掌控着这里,而为她操盘网军的人是徐佳青,算是蔡英文的‘闺中密友’。”正如邱毅所言,徐佳青的身份很特殊,《新华澳报》曾在评论中提到,徐佳青与蔡英文私交甚笃,是少数几个可以进入蔡英文闺房交谈知心话的闺蜜之一,这对不善于个人交际的蔡英文来说,已被外人视为蔡英文的私人“分身”。 

邱毅表示,2018年12月,民进党在“九合一”选举惨败后决定要强化网军的功能,刚刚辞去民进党秘书长的“新境界基金会”董事洪耀福就取代徐佳青帮蔡英文操盘,“我曾收集到民进党中央跟一些网络行销整合公司所签的合同,里面代表蔡英文出来签约的人都已换成洪耀福,不再是徐佳青了,所以洪耀福现在担任网军头目角色,可以说是千真万确的。”

如果关注台湾岛内舆论就会发现,从2019年初,蔡英文突然就被“网民”送上一个“辣台妹”的称号,台湾亲绿媒体也整齐划一地炒作,称其来源于“蔡英文强势对抗一国两制”。邱毅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其实就是洪耀福接掌民进党网军后,帮蔡英文树立的“人设”。

“辣台妹”的称呼此后席卷全岛,台湾“中央社”在2020年1月11日蔡英文胜选后发文称“捍卫主权的‘辣台妹’形象,再次将她送上了权力的高峰,粉碎蓝营重返执政美梦。”由此可见,民进党网军为蔡英文连任立功不小,那么网军操盘手们是如何做到的?

操作手段:委托行销整合公司整合网红大V

脸书网友“黑夜奇侠”对台湾社交媒体有深入的研究,他在日前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提到,民进党尚未执政时便已在“校园网络”中培育网军,“这些学生走向社会后有的进入媒体产业,有的自创媒体,逐渐在舆论上取得发言权,成为民进党宣传的种子部队,民进党执政之后便利用各种手段来整合网军。”

“民进党控制网军的方式就是委托一些网络行销顾问公司。”邱毅告诉记者,从之前的惟勤公关、南风整合行销公司到现如今的深口袋行销公司,这样的公司每隔半年到一年时间就会换一家。《环球时报》记者查阅深口袋公司的资料,其负责人是宁祥豪,而据台湾媒体报道,宁祥豪也曾任职于民进党“新境界文教基金会”,是一名网络高手。记者搜索发现,台湾网军聚集的PTT论坛用户“stasis”曾指控宁祥豪利用侧翼网军在脸书上攻击自己,他表示宁祥豪的ID 为“namtar”,根据其五千多次的登陆次数来推算“也算是老乡民(PTT用户自称)了”。在台湾,宁祥豪掌控的网军被称为“第二代网军”。

图:深口袋行销公司的基本信息

邱毅告诉记者,网络行销顾问公司的资金来源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民进党中央的委托款,另一部分则来源于民进党执政的地方政府的“企划案”,“这些公司开设成本非常低,严格来说都是一些皮包公司,但是因为有蔡英文当局做他们的后盾,所以要取得资金其实非常容易。”《环球时报》记者在深口袋公司的资料中发现,其初始资本只有新台币500000元(约11.6万人民币)。

“取得资金后,网络行销公司就开始整合网军。”邱毅透露,第一种被整合的是网红,“按照他们的定义,拥有10万粉丝以上的就可以被称为网红了。比如‘馆长’陈之汉,双性恋的钟明轩,都属于此类。”第二种整合对象是大V,即拥有大量账号可以运作,在网络上有煽动力的,“卡神”杨蕙如就属于此类,“她不是什么大角色,充其量就是个中间转手的雇佣兵。”《环球时报》记者在杨蕙如的Facebook页面看到,她对谭德塞不堪入目的谩骂至今还在:“他根本就是狗屎大便!是人渣!……请大家不要说他是尼哥(英文“黑鬼”的音译),他不配!”

图:杨蕙如在社交平台上谩骂谭德塞截图

 

邱毅说,一些新型的网络媒体例如“新头壳”“放言”也在整合之列,“收编以后,他们运作的方式就是由民进党的‘中央厨房’供料,来统一打击方向。大V会运作小号带风向,我的社交媒体曾经一度涌进来五万个攻击我的留言,而且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内容。接下来,传统媒体加入,苹果日报、自由时报这样的媒体就会打电话来采访,政论节目也会跟上,进一步把炒作扩大化,一个小黑点也会变成黑乎乎的一大片,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营造“浮沙上的民意” 最终获益的是民进党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以来,民进党的网军开始蠢蠢欲动,近日他们对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等国际知名人士进行肆意攻击,连华裔CBA球星林书豪在球员论坛谈论“新冠肺炎”都遭到攻击,即使民进党当局百般辩驳“甩锅”,其网络暴力程度仍让国际舆论场震惊。在邱毅看来,疫情触及到台湾想加入WHO的企图,民进党准备以“疫”谋“独”,寻求国际空间,所以民进党网军在国际社交媒体上也活跃起来,“但明显看出,民进党在国际网络平台上的运作是比较生疏的,显得很混乱,不像他们在台湾本土网络平台上游刃有余,因为在岛内他们可以充分驾驭和掌控,在国际网络平台上,就显得有进退失措。”

台湾网络时政评论员“洛杉基”日前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由于民进党网军成为蔡英文的“空中兵团”,严格执行上级交代的任务,而民进党当局也不以网军失格的辱骂言词为意,甚至还给予鼓励,自然让这些网军无法无天。

仔细观察民进党网军在台湾网络平台和国际网络平台上的表现,就会发现微妙的差别,《环球时报》记者发现,就言辞激烈程度来说,岛内平台远远大于国际平台,在PTT上面,网军会极尽尖酸刻薄,用所谓的“尼哥”“黑鬼”等强烈字眼去辱骂谭德塞,可在推特上,就比较喜欢扮可怜,用词比较温和,扮演弱者。有受访者告诉记者,相比于推特,台湾人更习惯于用脸书。记者注意到,民进党网军在脸书上的用词要比推特强烈的多,攻击性也强烈的多。

邱毅认为,产生这样的差别是有原因的:民进党网军的国际视野不够,面对国际的问题有生疏感,进而产生自卑感。“虽然他们不愿承认自己是井底之蛙,可是事实上他们内心深处知道,在国际上民进党是微不足道的,而民进党网军在国际领域更是无足轻重的,所以,自卑再加上内心深处的邪恶使得他们在用语上产生反差。”

在“中泰网友骂战事件”中,一种现象非常明显:抱团取暖。一些明显来自台湾的账号在推特上拉拢泰国、香港的网友,发起所谓的“奶茶联盟”,互相在对方的贴文下点赞串联,乍看上去,似乎“台独”“港独”取得了“胜利”。不过,邱毅却不这么认为,他给这种舆论态势取了一个名字:浮沙上的民意。

“这就像海市蜃楼一样,或者说类似日本的忍术,让你感觉天花乱坠,但其实它是空的,什么都没有。”邱毅说,这就是所谓的“假民意”,可这个东西在台湾是讲不清楚的,因为很多人都身在其中,也是参与者,也被利用做为斗争的工具。

民进党当局为什么还纵容包庇网军在国际舆论场“出丑”?邱毅表示,这是因为民进党和蔡英文其实并不关心台湾是否能加入世卫组织,因为知道不可能加入,此外也不关心跟其他国家的关系或者说国际形象,“他们要的就是以‘疫’谋‘独’和反华情绪。”

“民进党当局在努力利用现在美国跟西方的反华情绪,营造一个虚拟的胜利。”邱毅说,蔡英文只要透过公关公司拿钱给西方国家某个议员,他们就可以发言说“支持台湾加入世卫组织”,其实在国际上这根本不是重要新闻,可是台湾媒体会把这件事登得很大,然后网军就开始报道,营造出好像每天都有支持台湾的声音,“你作为台湾普通的网民,看了会不会兴奋?当然兴奋,所以台湾的年轻人为什么被称为‘天然独’?因此民进党要不断的‘出草’(台湾原住民过去猎杀人头的习惯,此处比喻出征),跟国际反华势力做网络虚拟结合,鼓动台湾更多网民投入这个系统满足精神上的愉悦,而最终获利的则是民进党当局和接受委托的网络行销公司。”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环球时报-环球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