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际 / 正文

世卫:尝试封锁一座1100万人口的大城市是未曾有过的举措

2020-01-24 09:56:0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1月23日起,武汉“封城”,机场、火车站、汽车站等离汉通道均暂时关闭。世卫组织专家称,“封城”不仅能控制疫情在中国传播,也可以最大限度降低疫情扩散至其他国家。

6、 

世卫组织代表:尝试封锁一座1100万人口的大城市是未曾有过的举措

1月23日起,武汉“封城”,机场、火车站、汽车站等离汉通道均暂时关闭。湖北省内其他城市陆续作出反应,鄂州铁路车站通道暂时关闭,黄冈城铁站、火车站离市通道暂时关闭,湖北省高速公路多处收费站入口封闭。

世卫组织专家称,“封城”不仅能控制疫情在中国传播,也可以最大限度降低疫情扩散至其他国家。

在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朱华晨看来,这一做法换取了全国14亿人口的相对安全,也换取了“抗疫之战”的时间和机会。她认为,目前仍处于疫情的早中期,因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症状相对不明显,影响或更长远。另一名不愿具名的免疫学教授建议,除了为武汉提供足够的支持和物资外,也要进一步思考如何在武汉内部协调工作。

1月23日武汉市民去菜市场购买蔬菜。视频截图

武汉“封城”:专家建议按疫情划区分级管理

目前,世卫组织专家尚未就此次疫情是否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卫生事件”达成一致,但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于瑞士时间1月22日在记者会上对中方采取的措施予以肯定,认为“封城”不仅能控制疫情在中国传播,也可以最大限度降低疫情扩散至其他国家。

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尝试封锁一座有1100万人口的大城市,是公共健康史上未曾有过的举措,此举表明控制疫情的决心,但目前尚不能判断效果。

在朱华晨看来,武汉的医护人员和医疗机构压力已到极限。试剂、物资、床位、药品的需求量巨大, “我们一定要举全国之力,保证武汉的物资与药品、防护设施供应。”

武汉市卫健委在回答市民问题的答复中承认,全市发热患者增多趋势明显,确实存在发热门诊就诊排长队、留观床位紧张的现象。

有媒体报道称,武汉有中、轻症患者被允许回家,每天回医院打针用药。朱华晨说,看到报道十分担心,此类行为极度危险,必须切实协助武汉尽快建成较大的隔离区,让病人与疑似病人能集中得到救治,并与未感染者安全分开。卫生部门应密切控制好从武汉流出的患者数量,做好病情控制与接触者监视,尽快阻止疫情进一步扩散。

北京高校一位不愿具名的免疫学教授认为,除了为武汉提供足够的支持和物资外,也要进一步思考如何在武汉内部协调工作。“我个人认为,应该按疫情的情况划定不同的区域,分级管理。这样也有利于在逐步解除封锁的时候,保证疫情不再扩散,同时也能够方便居民的生活。”此外,他还建议政府部门提供一些公共服务作为保障,如给医生上班提供交通便利、处理好产生的大量医疗垃圾,防止病毒再次扩散、污染等。

此外,上述免疫学教授称,还需严密关注其他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的地区,掌握和控制患者和其密切接触者,不再出现第二个“武汉”。同时也要密切追踪留意新型冠状病毒的变化,阻止进一步扩散或有更多机会变异。

春节很多人返回乡下,朱华晨提醒,这为病毒扩散到乡下提供了机会。农村基层医疗诊断设施较落后,易成为防控治疗的盲点。需要提前做好防备与科普,让老百姓了解疾病的症状、预防方式和危害,提高警觉性,及时总结并向广大农村地区推广医疗与防治的经验,并准备好充足的医疗、隔离、应急物资。

世卫组织发布会。 直播视频截图

病毒或逐渐适应,世卫组织提醒注意基因突变

1月23日上午,广东省卫健委更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情况,广东省累计确诊32例病例,28例病例发病前有湖北居住史或旅行史,4例病例发病前无湖北居住史或旅行史,但均为湖北输入病例家属。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提到,累计发现聚集性疫情6起,均为家庭聚集,涉及17例病例,无医务人员病例。

前述免疫学教授认为,发现无武汉旅行史的确诊病例,不仅是人传人的一个证据,也证明新型冠状病毒可以离开疫源地异地进行传播,有可能存在新的疫情暴发风险。

此前,中国官方和世卫组织都确认了“人传人”。在瑞士时间1月22日的世卫组织记者会上,世卫组织新型传染病和动物传染病代理负责人凯尔克霍弗再度表示,与可疑病例密切接触或在医疗环境中存在“人传人”的情况,但目前还没有掌握证据证明有第三代、第四代甚至第五代传播。

在朱华晨看来,目前新型冠状病毒仍处于早期开始逐渐适应的阶段,与SARS早期有类似之处,还未出现大规模连续的人传人,“相当于2002年年底到2003年1月的情况。”但和2012年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出现早期的情形相比,感染人数更多,她推测这可能与暴露、接触人口基数大有关。

而对于广东的多个家庭聚集性病例,她认为可能是家庭成员暴露于同一源头,或互相传染。这种案例增加,无论是连续传染,还是平行同时传染,都说明病毒的感染传播能力已变得比较良好,或者分布流行变得更广。“有可能是病毒已发生了适应性变异,也可能是病毒分布太广,以致有更多机会找到遗传更易感、行为风险更高(比如说,更嗜好吃野味、接触动物、照顾病患等行为)的家庭。”朱华晨说。

上述免疫学教授也认为,当下新型冠状病毒应处于疫情的中早期的阶段,有大规模暴发流行的风险。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应该还在可控范围内。他介绍,新型冠状病毒潜伏期较长、初期症状不明显,为防控带来很大的困难。“感染了SARS可以用体温检测、筛查,但目前新型冠状病毒在大的范围内没有特别好的筛查方法。”

连日来不断增加新的确诊病例,引起广泛关注。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部分病例系此前搜集的样本得出检测结果,另一部分是监测范围变广,数字还会继续增加。但这并不是判断疫情更加严重的指标,相反更多病例得到确诊是有利的。

世卫组织紧急项目负责人瑞安介绍,病毒仍有诸多未知之处,包括病毒传播特点、传播范围及临床病症等,建议早检测、早隔离。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提醒,防控工作还要考虑病毒随时可能出现的基因突变。

有研究称,蛇最有可能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动物宿主。 论文截图

有研究称蛇或是宿主,传染源仍在调查中

朱华晨也强调,冠状病毒是正链RNA病毒,易于发生突变与重组。更广泛、更多的病例,令病毒有更多机会变异,可能因此变得更强,也可能因此变得更弱。从进化角度讲,长远来说,病毒的毒性会减弱,与人体互相适应逐渐形成平衡,但它的传播与适应力随之变得更好。如果中间不发生人为干预或不利突变,病毒最后有可能变成229E,OC43,HKU1,NL63这种类型的常见温和型冠状病毒。

“一个太毒的病毒是存活不久的。如果它把宿主弄死了,自己也就活不下去了。所以聪明的病毒会把自己隐藏起来,渐渐与宿主变得和平共处,相安无事。烈性病毒多半是突然来、突然去,比如埃博拉病毒。”朱华晨说,目前武汉病毒显示出潜伏期长,症状不典型,部分人不发烧,这是它比SARS狡猾,也比SARS更难防控之处,所以担心它的影响会比SARS更深远、更久长。

瑞士时间1月22日的世卫组织记者会上,有专家称,虽然病毒的基因组出现了一些变异,但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但病毒的突变可能在任何时候发生,依旧需要保持警惕。

世卫组织紧急项目负责人瑞安说,当前工作重点是控制人际传播,减少近距离接触导致的二次感染,预防可能导致病毒快速扩散的事件,以及预防病毒进一步跨国传播。多名世卫组织专家表示,目前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源仍在调查中。

溯源工作一直在继续。1月22日,有消息称,北京大学、广西中医药大学、宁波大学及武汉生物工程学院学者在医学病毒学杂志《Journal of Medical Virology》上发表论文称,用RSCU(密码子偏好性分析,其中密码子代表某一种氨基酸的规律)的方法对基因序列的分析,结果首次显示蛇最有可能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动物宿主。

对此,科学新媒体“知识分子”撰文质疑结论不靠谱,“这种分析方法并不适合用来研究冠状病毒的宿主,所以结论有很大问题。”前述免疫学教授亦对此结论存疑。

在朱华晨看来,该研究值得实验生物学和动物流行病学、生态学的工作人员去进行验证。但在获得证实之前,它只是可能性中的一种。仍然需要考虑其他的可能宿主。仍然需要更多人参与到实际的病毒追踪与溯源当中。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新京报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