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际 / 正文

希拉里、克林顿基金会与美国政治

2016-08-24 16:41:37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美国的总统选举,是政党分肥政治的终极目标。在小罗斯福之前的“古典时代”,社会阶层已趋向固化,有那时候的一套游戏规则,两党要员,比较狼狈为奸,喜欢暗室交易,表面很和谐。然后是连续的社会剧烈动荡。

唐纳怆是不能当美国总统的,这不单单是“德不配位”的问题。他不是没有准备好(not ready),而是从来就没有准备过。破产4次,多次离婚,至今还在偷税漏税,这是打算正经选总统的样子吗?他要当选,估计跟我们这些民科一样,尽整点不靠谱的歪点子,比如互联网金融那样的。

但就是这样一个浑水摸鱼的“白相人”,能比希拉里轻松得多,早早拿下共和党内提名,其关键有2点,一是共和党的普通党员挺他,二是有相当多的统治层精英挺他。有些精英,哪怕只是为了反希拉里,也要去挺唐纳怆。这是为什么?

美国的总统选举,是政党分肥政治的终极目标。在小罗斯福之前的“古典时代”,社会阶层已趋向固化,有那时候的一套游戏规则,两党要员,比较狼狈为奸,喜欢暗室交易,表面很和谐。然后是连续的社会剧烈动荡,1929年大危机+二战,美国国内的十大财团脱颖而出,建立不可撼动的统治地位,政党政治的游戏规则也就变了,由二战的“战时政府”过渡到和平政府后,主流是“权贵游戏”,就是由“官二代”肯尼迪,“红二代”福特/老布什/洛克菲勒(副总统),“红三代”小布什/小小布什,这些人为红花,辅以卡特等等绿叶来当总统。这时候两党关系的表面,还维持得比较和谐。这批贝勒们的基本游戏规则,还比较贵族范儿,悠着来,搞一个政策时如果受到关说,替某利益集团的首脑人物“行了方便”,并不急于拿到回扣,先记在账上,这个梗将来还给我的后代就行,反正“政客家族”都是千秋万代的。其中肯尼迪家族黑白通吃,比较急进,于是拿来做教材,给其他贝勒们上了一堂“论党员修养”课。

到了克林顿时代,苏联解体,互联网拉近了99%的屁民之间的关系,美国进入了“团派时代”,没有家族背景的克林顿,不但有机会当总统,而且更重要的,有机会“单飞”了,这之前不是没有“寒门总统”,但一交权下台,老头就废掉等死了,因为你的身份是正国级,是国家的脸面,而且国家也包到你死,不愁生计,你再出来混口饭就不像话了。克林顿不然,他们俩建立了自己的班底,政治上的私人卫队------克家军,野心勃勃也要像布什家那样,“永续经营”。

克家军的白手套,就是“克林顿基金会”。这个机构,比当年尼克松的“全国行动委员会”,要庞大得多,黑得多,可怕得多。小布什上台后,仍然走“权贵游戏”路线,按惯例给民主党政要们留了口气,毕竟将来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还是要轮流执政的,我党早晚要有求于你们;再说布什哥忙于东打西打,不可能把克林顿布局了8年的大小官僚和克派议员都扫清。于是“克林顿基金会”利用克林顿当年搞改革开放,游走世界结下的权力人脉,在世界范围内“收钱办事”,各个外国凡在华盛顿的发改委大院里摸不清门路的,都往基金会捐款,然后提要求,由两克去相关部委打招呼递条子。那些克林顿的老部下,一则碍于当年提携之恩,二来往往自己的孩子老婆的工作有了着落,三来同情克林顿在莱温斯基案里的“屈打成招”,虽然不敢直接受贿,替老领导跑跑腿还是勤快的。

这时候发生的第二件事,是克林顿们在演讲出场费上提价。在比尔之前,退休总统应国内团体邀请的演讲费,一般是2万美元左右,比尔提到了7万左右外加团队食宿,出国就更不谈了。对于特定行业,比如华尔街邀请演讲,那个加码就保密了,光光希拉里,据统计至今收到的演讲费就有2500万美元。 这个做法非常招摇,引起贝勒们的一致讥笑,认为他俩公婆为了还“风流债”(各种风流官司里的律师费用),想钱想疯了。现在看来,提价的客观原因,是有些利益集团觉得捐款给基金会太显眼,主动在邀请演讲时提价送钱。主观原因,倒有一些可能是比尔装疯卖傻,韬光养晦,以此自污。

由于基金会不涉及实体企业的运营,看不到任何产品问世,还美其名曰慈善基金,揽的多数“活儿”涉及的是新生事物领域(比如外国集团对美国的信息工业,金融等服务领域的政策的游说),在现有美国大财团的传统实业核心业务之外,也在老百姓的视野之外。所以基金会就像化外之地延安,慢慢做大了。2000年至今,静悄悄整大了的,一个是兔国,一个就是克林顿基金会。

简单说,克林顿基金会是美国最暗黑的“游说公关公司”。美国华盛顿特区的这些“公关行”,说白了,就是侵吞美国国有资产的道具,魔术师手里的那块布,盖住什么什么就没了。因为游说是个“零和游戏”,你赢了必然对方输了,如果目标是某项政策,涉及私营行业或者某个州的地方利益,那很可能引起对方的拼死反扑,反游说。而如果瞄准的是大宗国有资产,资产守护人的责任划分模糊,那就不会遇到像样的反抗,顶多是另一票人马来截胡,大家分分就好。退休高官涉足关说,偶尔打电话写条子,可以说人人有份,但进入“有组织犯罪”形态(就是正规经营的说客公司或律所)全职干这个的相对比较少,毕竟要个脸面。前总统和现任参议员一起开“夫妻老婆店”,而且游说服务的客户很多是外国团体(俄国日本等),这是史无前例的,开了个非常恶劣的头。贵为退休总统,去卖猪肉抽佣金,很多猪肉的来源可疑,买主又是歪果仁,这个这个……

基金会的核心业务,掌握在“三克油”(两公婆加女儿)手里;基金会的核心骨干,只对“三克油”效忠。这是比“西山会”更紧密的政治团体。

当布什哥搞得天怒人怨,2008年的总统大选,必然是民主党翻台面的时候,矛盾就激化了,谁都知道争到了民主党的提名,就稳赢大选。民主党是个松散的,多种政治诉求集团的联盟,这很像台湾的民进党。此时民主党内突然崛起一个大派系(表面上是“挺希拉里派”,实际是党内被克家收买的权贵+克林顿基金会骨干,我们可以称为“走资派”),有点像民进党里的“新潮流系”------该派内部纪律强,钱多枪多有地盘,是党内第一大黑帮。当时希拉里睥睨江山,不可一世,俨然已是未来的武则天。

“走资派”过于强势,引起了“走资派”以外,几乎华盛顿所有其他黑帮的恐惧和不满,因为这两公婆的手法,确实有点LOW,外人猜不到他们的底线在哪里。所以我当年说过,2008年华盛顿的耳语是ABC------anyone but Clintons------除了克家人,谁都可以当总统。“红二代”集结的老大党(共和党)自不必说,民主党内其他派系也不得不紧密团结在“芝加哥帮”周围,共推奥巴马这个小公举,来狙击希拉里。

这时候引起关键性变化的,是部分比尔的旧部反水,借口是希拉里在比尔当总统期间,强势干政,他们非常反感,现在不想看到霸道女总裁杀将回来虐吾们。公允地说,当比尔入主白宫时,希拉里作为一个相对单纯的文艺女青年,还是凭着自己的理想,想干一番事业的,当年她那么呕心沥血搞医保改革法案,就是明证。不管那条路线对还是不对,她真是很投入地钻研,在国会听证会上把议员们都镇住了。那时候她再怎么跋扈,主要还是为了公事,不是为自己的私利,因为挨过骂就要反对她当总统,那这些副部级/正厅级干部的人品未免太低格了。而且所谓“干政”,本质是因为两克是互补一体的,谁也离不开谁,当年比尔是甘愿让希拉里来“干政”的;同理,这次一旦希拉里当选,比尔也必然“干政”的,所以希拉里在两次竞选中公然声称“买一送一”,大家对这个应该已经有心理准备了。所以这个站不住脚的借口的背后,代表着敌对方对克林顿旧部大量的收买活动,以及实力派官员们对比尔本人的不满------部分党国忠良看不惯“三克油”公器私用的吃相: 即便是有恩于自己的老领导,也要讲点党性和廉耻嘛。

在2008年,由于比尔旧部的反水,大好形势逆转,两克不得不让出江山,要求的补偿条件很多,最主要就是让希拉里当国务卿,这样从立法院转战国务院,专业更对口,基金会更容易接活儿。这就好比中国的某央企要换班子,中组部派了个团中央书记处奥书记来空降当党委书记兼董事长,原来的董事之一希拉里跑官未遂,得到一个“营销总监”的实缺作为补偿。然后她就满世界地飞啊,使出洪荒之力啊;到了外国首都上午见首相,下午见基金会的“匿名捐款人”啊;公司上下谁都知道她是公私兼顾,不然都更年期了,不在家里看住老公,哪里来那把劲头?奥书记要求所有职工的工作邮件都要走官网,便于纪委监管,偏偏赵总监要用Gmail,谁都明白是为什么。董事长嘛也不会,还得靠赵总监干活,只好眼开眼闭。在并肩战斗期间,希拉里也捏住了奥书记的许多把柄,比如班加西大使被击毙案(据说是被生俘后折磨至死)奥书记是主要责任人,两人串通掩盖了。到了后期,希拉里甚至要运作去当国防部长,可见国务院(就是美国外交部)那点公权力,拿来私用已经不够“超常规发展的基金会”的胃口了。

在美国的政治游戏规则里,有那么两条。

一,寒门出身的总统,下台了就当“用旧的干电池”扔掉了,你别在那个权力交易所里掺乎了,你的血统不够格。美国政界是棵苹果树的话,这些寒门总统就是一个个苹果,成熟了就必须掉下去烂掉。而克林顿却死死粘在树干上,变成了一个树瘤。

二,血统高贵的“王族”,都是3代以上的累积,水到渠成的事。肯尼迪家算是快的,两代人,但那是1929年危机和二战的伟大时代,500年一遇的机遇,况且老少三个肯尼迪对国家的贡献也是真实的,结果还是因为根基不深/宗教不主流,最后还是被办了。而比尔居然在承平时代,妄想靠2人之狡诈心智和玩弄口舌,打造“王族”,那受到的反弹有多么大,他们两公婆的手段又是怎样的,是可想而知。

寒门出身的总统,千万不能贪,一贪起来比贝勒们的吃相要难看得多,基本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什么“业务”都可以谈,比如陈阿扁。所以说,比尔两口子,就是美国的“郭徐令”。这样的大老虎,不但打不了,还不得不“带病提拔”,那么美国“你问我病得有多深,只有月亮知道我的心”了。唐纳怆虽然油腔滑调,好歹他赚钱还是要投入本钱,承担风险的,他爸也不是常委;而希拉里两口子的嘴皮子业务,可是无本万利,随时会出卖美国的利益的。我只要问一个问题:明年2月,美国将有那么一个“游说行”,两个老板一个是前总统,一个是现总统,有谁能管一管?还是葛优摊,摊在那里随它去?

支持他们的人,可以争辩说,他们是不得已,要还债。克林顿夫妇离开白宫时,欠的官司律师费有500万美元,其他用于庭外和解的补偿费应该还有不少。对这些官司,共和党火神帮小题大做是有的,但白水案,莱温斯基案,对陪审团撒谎,这些源头的错,都是这两口子自己犯的,自己认命,扛下就是了。你们没有别的技能赚钱,用演讲/回忆录,各种出书的版权,把债还清,靠退休总统待遇,还是能保证一个有尊严的静悄悄的晚年的。现在拼命赚脏钱,这点金额的债,肯定是早还清了,收手不收手?还不收手,是何居心?

基金会的势力是非常大的,大到阿桑奇都不敢爆基金会的料。他爆点民主党中央的电邮还不会伤到人家的筋骨,如果敢爆基金会,怕是阿桑自己的小命不保。

如果今天水落石出,确定是希拉里“冻蒜”,那么我们接下来就要面对一个具体的个案:美国的F-22,到底会不会重启生产线?

如果唐纳怆当选,这个问题的概率还是一半对一半------这个奸商对于星条旗还有多少敬畏,我们不大了解;如果是希拉里的话,那我比较肯定,她会重启生产。这里面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日本。希拉里考虑问题,肯定不是单纯为美国着想的,是同时为她自己的“基金会客户”着想的,甚至于客户的分量更重。我们没办法搞清楚,他们俩是“几姓家奴”,但可以肯定是“金权之奴”,妄想世世代代永续下去。重启生产线未必错,谁也不能预见未来,说不定还及时做对了。但便宜了日本,美国的核心利益是实打实受损的。

本届大选这批数十个争候选人的里头,适合当总统的应该是小小布什和希拉里。希拉里当然是“谎话精”,不过美国总统就必须是“谎话精”,她ready了。

8年前,美国人民用神圣的一人一票,选了个非主流所以毫无责任感的伪娘。8年后,1亿多神圣选票面对的,是一个娘娘腔的奸商和一个以美国国家利益为饵的国际掮客。

美国人民已经忍无可忍了,像火山一样要爆发了------但是,wait,有用吗?

克林顿基金会,已经是“美国的第52个州”。如果基金会是清白的,外界的耳语都是捕风捉影,那么以希拉里两口子的自私和精明,仅仅为了给非洲人民做点善事,就默默背负这些流言断送大选?他们早就把基金会“托管”出去了!

克林顿一伙的势力,已经凌驾于民主党之上,成为共和党,民主党传统利益派(主流派),兄弟连这三股力量都比较忌惮的新势力。希拉里的“邮件门”,CIA调查迟迟不结案,就是在犹豫要不要把大老虎拿下。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希拉里象征性交了检查,平安着陆,将来很大可能会被委以重任。唉,洪洞县里无忠良啊,只能用她了。

美国不是很伟大吗?不是人类的明灯吗?卧槽伟大在哪里啊?不是渐渐滑向“一个大号的台湾”吗?美国的盎-撒精英层,早晚有一天会像今天台湾的“外省人”那样被老黑老墨老叉批判控诉,只记得他们的坏,不记得他们的好。台湾以不到3000万族群撕裂的人口,隔着大海,勉强维持一支“小而精”的军队,与大陆抗衡。有可能再过几十年,美国以3亿族群撕裂的人口,隔着大海,勉强维持一支“小而精”的军队,与大中华抗衡。今天唐纳怆与希拉里的互撕,无非是当年国民党李登辉与宋楚瑜互撕的放大版而已。兔国的筒子们,请大家戒骄戒躁,忍住狂笑,继续努力!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郭记读书班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07月22日 ~2016年07月22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