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 / 正文

两岸抵制海牙仲裁 共同维护南海主权

2016-08-03 15:56:10 作者: 李永峰 王点点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海牙常设仲裁法院否定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台湾的太平岛也被降格为“礁”,意外激起两岸维护共同利益声音。这对于舒缓国内民族主义压力大有裨益,也为未来中国淡化仲裁结果的影响留下契机。

海牙常设仲裁法院否定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台湾的太平岛也被降格为“礁”,意外激起两岸维护共同利益声音。这对于舒缓国内民族主义压力大有裨益,也为未来中国淡化仲裁结果的影响留下契机。按国际法规定, 仲裁庭没有强制执行效力,而美国最怕台湾跟大陆联手对南海问题说话,因此两岸政府理应合作应对这场主权危机。

640

当蔡英文登上康定级「迪化舰」强硬表态维护南海利益、反对海牙「常设仲裁法院」对南海做出的仲裁时,北京外交系统的一些官员,大概可以松一口气了。这场由菲律宾所挑起的仲裁案,在多方面否定了中国在南海的主权诉求,却意外地激起了两岸维护共同利益的声音,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这既证实了北京一贯所声称的仲裁没有公正性,又意外收获了海峡对岸的间接支持。这对于舒缓国内民族主义压力大有裨益,也为未来中国在国际关系中淡化仲裁结果的影响留下了契机。

640

蔡英文登上军舰表态维护南海利益

由于中国坚持「不参与、不承认、不接受、不执行」,这场仲裁案的结果对中国不利是必然的,但令人诧异的是,这场仲裁同样对目前由「中华民国」所占领的太平岛也进行了降格,由「岛」变成了「礁」。当前两岸政府在南海的权益,基础都来自于1947年中华民国政府所划定的「十一段线」,也被称之为U形线。尽管两岸并没有在政治上进行统一,但无论北京、还是台北,共同继承了1949年之前南京中华民国政府所留下的国家遗产。这遗产的核心就是拥有主权的领土,包括南海诸多岛屿。 (在五十年代,中国因与北越关系密切,去掉与北越之间的两段划线,「十一段线」改成了「九段线」。)

南海仲裁对台北打击超过北京

在南海数量众多的岛屿以及礁石中,自然面积最大的就是太平岛。 1946年12月,便由当时中华民国海军将领林遵所率领的太平舰和中兴舰,从当时统治中南半岛的法国殖民者手中夺回,该岛的命名也来自军舰「太平舰」。太平岛上有自己的淡水,也有天然植被,它能够支持至少最低限度的人类居住。国际众多学者认为,依据《联合国海洋公约》第121条规定,太平岛可以主张两百海里专属经济海域和大陆架。英国学者比尔·海顿认为,「太平岛将是对南海提出主权主张的任何国家最核心的一块领土」,也就是说如果裁定太平岛归属谁,那么太平岛周围的南威岛、中业岛以及其他岛礁的所有权,也要归属于对太平岛拥有主权的那个国家。而目前这些岛还分别分布在越南、菲律宾以及中国大陆手中。所以,其实也可以说,对南海诸岛的争夺,核心在于对太平岛的争夺。而这一切讨论,都是基于承认太平岛是「岛屿」,符合岛屿的最低要求。如果太平岛非岛屿,那么也就失去两百海里专属经济海域和大陆架。 

2016年7月12日,海牙「常设仲裁法院」裁定,中国对南海不享有基于「九段线」的「历史性权力」,且南海群岛无一能够产生延伸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也就是说整个南海没有岛屿,而只有岩礁、低潮高地。对此,台湾前总统马英九以「太平岛是礁不是岛」来概括海牙的仲裁结论。从1946年以来,太平岛一直在中华民国的控制之下,目前台北政府依然在太平岛派驻有一百多人的部队。否认太平岛的「岛屿」资格,也就是否认台北政府对南海其他岛屿的权力主张。可以说,海牙仲裁,对台北的打击,比北京更严重。为此,蔡英文在7月13日登上「迪化舰」,表示:「南海仲裁的判断,特别是对太平岛的认定,已经严重损及我国对南海诸岛以及相关海域的权利。这艘船,代表中华民国。各位身上的制服,就代表国民的托付。这次巡航的任务,就是要展现台湾人民捍卫国家利益的决心。」 

南海仲裁结果出来之前,由于台湾民进党亲美日,且一向反大陆,中国大陆一部分学者担忧,在仲裁对中国大陆不利情况下,蔡英文所主导的台湾政府,可能还会对大陆政府「补刀」,认可裁决。因为中国大陆政府的领海主权主张来自于中华民国1947年的划定,而当时的档案目前依然保存在台北,一旦台北政府放弃十一段线,拥抱仲裁结果,会令中国大陆的主权主张更加容易受到非议。但显然,尽管台湾目前在意识形态上靠近美国、日本、菲律宾,也是整个西方社会所认可的民主政府,但是在面对主权问题时,意识形态的盟友并不可靠。仲裁结果一出,包括民进党内部,都认为台湾被美国、日本出卖。这激起了台湾的民族主义诉求,与大陆对岸同调,两岸共同为追求领土完整的民族主义诉求而发声。

台湾前陆军副司令吴斯怀接受《超讯》专访说:「我们觉得是被美国人抛弃了,而且是羞辱了我们国家。所以即便是民进党内,也有很多人认为,我们必须要捍卫台湾的国权,主权和国格。美国不是海洋公约的签署国,在尼加拉瓜问题上,也曾拒绝履行仲裁法庭判决。他现在要求中国接受,你又不是签署国,要求中国接受?!而且问我们台湾是不是也要接受这个结果,这个结果就是太平岛由岛变成礁!所以我们希望蔡政府她不但要登舰,也要登岛。到太平岛上去,还希望她带着国际媒体去,让这些太平岛上的事实,给仲裁庭的这几个法官好好地打一下脸。这样子才是台湾政府应该有的作为。」

640

台湾前陆军副司令吴斯怀

在历史上,面对日本入侵、国土沦丧,国共两党曾放下意识形态的分歧而一致对外。现在,面对南海领土的丧失,两岸是否可以共同携手?这对于蔡英文上台以来两岸关系日渐紧张,或许是新的突破机会。吴斯怀对《超讯》表示,「台湾目前的新政府一直不愿意承认『九二共识』,如果利用这个机会,我们抛开政治、意识形态,针对南海的权益,我们两岸来共同发声,来维护中华民族固有领土。这就是能有效化解『九二共识』不同调,这个转折点,至少对中华民族的固有领土是维护的。我们也不是不怕被中国大陆统战,我们维护自己国家主权国格,可以大声地说。毕竟我们现在是中华民国嘛。并不是回应中国大陆的台海主张,这是我们台湾自己的维权工作。这一点的蔡政府的格局不够,她的国安团队,前面看美国,后面看日本,自己毫无主张,让我们本国人民,甚至一些绿营的民众都看不下去了。你不可以退让到这种程度。并且还把中国大陆当傻瓜一样,认为人家不了解你在做什么。那这个事情是美国主导的国际社会对不起台湾,不是我们没有道义。所以我觉得不必太害怕美国的看法。我们应该大声喧嚷地告诉世界,太平岛它是岛,它不是礁。至于十一段线,或者大陆说的九段线,那么大家可以再做工作,我们从历史角度来谈,从国际法的角度谈,这个是可以谈论的。而不是仲裁庭说无效,我们就必须接受。仲裁庭没有这种强制执行的效力。这是国际法规定的事实。」

640

南京中华民国政府的「十一段线」

菲律宾借仲裁改写南海规则

其实,海牙仲裁所带来的挑战,无论是对台北还是北京,所产生的影响是深远的,不止降格「太平岛」、不认可「九段线」这些。过去针对南海海域,有六个权力主体提出以「历史性权力」要求获得南海岛屿和岩礁的主权,这包括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印尼、台湾与中国大陆,他们所提的根据都是基于传统国际法规范,包括占领、割让、时效取得和土地增长等理由。尽管菲律宾反对中国两岸所提的「九段线」,其实菲律宾自己的诉求也是基于自己的历史性证据。比尔·海顿认为,按照旧有国际法规范,作为南海主岛的太平岛在谁手里,谁就有可能成为最后的赢家。在仲裁前,众多国际法专家预测,在太平岛问题上,挑起仲裁的菲律宾可能败诉。但是,海牙仲裁,依据《联合国海洋公约》,用最严苛的方式重新定义了岛屿,这等于改写了南海的国际法规则。新的规则以《联合国海洋公约》为基准,该公约的成立,本身就是为了制衡和修正旧有国际法规则中沿岸国家的过大权力。

640

海牙「常设仲裁法院」

中国一直以「不接受、不执行」来对待南海仲裁案,但中国其实早在1996年就签署了《联合国海洋公约》。在《联合国海洋公约》中,除非针对群岛国家,否则根本不提历史权力,而中国不是群岛国家。中国一旦加入《联合国海洋公约》,也等于放弃了旧有「九段线」中的大部分权力。美国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和平与冲突研究中心主任汪铮,在FT中文网撰文说:「因为意识形态的原因和缺乏对自己国家利益的认识,中国最终在一个与自己的主权主张有明显矛盾的条约上签了字,这是国际条约史上的一大奇闻。事实上,『九段线』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矛盾就是这些年来南海争端的根本症结所在。」不过,处理南海问题,《联合国海洋公约》并不是唯一标准。现在,面对中国早在20年前就已认可的规则,如何「不接受、不执行」?有学者提议,中国应该退出《联合国海洋公约》。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一直在努力融入国际社会,一旦轻易退出,很可能会引发中国不遵守「国际游戏规则」的指责。

过去几年以来,中国在南海的主要战略是吹填造岛,将所占岛屿军事化。典型的就是永暑礁、渚碧礁、美济礁「铁三角」。 「铁三角」目前的实际面积都已超过了太平岛。中国也在华阳礁、南熏礁、西南礁、赤光礁、西门礁构筑了公事。仲裁案之后,「铁三角」并不符合岛屿定义,不再具有用于声索主权或领海的资格。且渚碧礁与美济礁属「低潮高地」,任何国家均不得主张其为本国领土或领海的一部分。学者林垚撰文指出,菲律宾此举,等于是釜底抽薪。未来,中国吹填造再大的岛,在法理上,对于中国在南海声索主权,恐怕也并不能提供太大帮助。而南海这些岛礁的军事价值,由于补给线过长,无法做纵深防御,相对来说也有限。占领中南半岛的法国殖民者,在1940年代评估了南海诸岛的军事价值之后,认为大多都无险可守,所以主动放弃。 

海南热带海洋学院教授毕研韬接受《超讯》专访时表示,「这次仲裁,中国等于失去了道义上的制高点,是重大的外交失败」,「不知道北京内部有没有反省」。北京时事评论员蒋兆勇对《超讯》表示,「中国对海洋法的研究比较落后,过去主要集中在大陆架问题的研究。中国一直呼吁用单对单的办法解决南海争端,但这样国际化的地方,没办法单对单。」毕研韬预测,在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背景下,仲裁案之后,美国很可能会在南海发起一个小型同盟,共同对抗中国。这是美国代理人战争的2.0版本。

640

海南热带海洋学院教授毕研韬

自从2013年1月份,菲律宾提起针对中国的诉讼案以来,中国内部的重视程度并不够。有学者认为,这或许由于2013年初,18大换届刚刚结束,中国领导人当时聚焦于其他的内部改革问题,并没有把太大精力放在南海小国菲律宾身上。而中国在仲裁案上的失败,其实也有其长久的原因。蒋兆勇表示,中国虽然一直以「九段线」声索南海主权,但却始终没有给出「九段线」的具体经纬度,也没有主动说明「九段线」的性质,这是内水还是领海?所以,导致仲裁法院可以轻易就否认了「九段线」的法律效力。

当然,南海局面也不会因为仲裁结果而在短时间内发生巨变。毕竟,在国际政治领域,因为缺少更高的仲裁执行者,丛林法则依然盛行。在中国崛起,军事力量大幅扩大的基础之下,目前菲律宾所代表的挑战者,并没有能力依据南海仲裁的结果来制裁中国。中国以「不接受、不执行」来回应海牙的仲裁。美国在历史上,同样也多次视国际仲裁如废纸。中国作为一个大国,不可能因一纸仲裁就改变初衷。但是,仲裁结果可能会为美国以及其他强权介入南海创造了理由。如果完全按照《联合国海洋公约》执行,南海大部分地区要变成公海,对南海的开采也要以公海视之。印度、日本等国,早已虎视眈眈盯着南海,仲裁结果出来之后,他们很可能会加快脚步插足南海。

2015年公布的《国家安全法》,将南海纳入中国的核心利益范围,南海也是「一带一路」战略的海上起点。南海对于中国来说,主权不容挑战,但如果大量精力被消耗在南海,也会影响中国的崛起之路。中国律师蒋永明说:「大国崛起,依靠的是话语权,依靠的是占据道义制高点。我们要认真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为什么只能交一些酒肉朋友,而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盟友呢?而美国为什么能够拉帮结伙,而且步步为营、招招得手?」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江雨说:「南海问题现在可以说是中国当前在外交上面临的最大挑战。」美国借菲律宾之手,重塑南海规则,是在「下一盘大棋」。中国的应对,很可能会在全域战略上造成影响。

两岸应联手 应对主权危机

其实,主权问题不止影响外交,对内政的影响可能更为深远。 1919年,巴黎和会上,北洋政府准备就「山东问题」签署合约,将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这激起了中国人的愤怒,爆发了五四运动,也间接催生了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南海仲裁之后,此前一度紧张的战争氛围并没有延续,反而很快烟消云散,面对新局面,中国如何维护南海利益?这成了国内众多关心国家主权的公民所关心的话题。接连爆发反对仲裁的示威游行,7月18日以来,多地出现抵制美货、抵制菲律宾产品、到肯德基等美资企业门前示威的活动,这都是在向政府施压,要求对南海问题作出更强硬回应。

比尔·海顿说:「从小学到政治局,九段线已成为神圣的宗教。这个神话根源在于中国从帝制过渡到共和国的复杂历程,很难被澄清」。北京政府一旦放弃对南海主权的声索,也会被视为软弱甚至卖国。同样,台北的政府也有这样的压力。吴斯怀说,「现在台湾的渔民都自己组成船队,准备到太平岛。那么这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但民进党执政的新政府,抱着美国的大腿,靠着日本人,跟中国大陆保持距离,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国家战略的偏失,会造成很严重的影响。」

历史的教训是惨烈的。面对新的针对主权的挑战,两岸应该携手应对。这既可以平稳内部的民族主义压力,又可告慰先人,还可赢得国际角力中的先机。如何携手?这考验北京与台北政府的智慧。而两岸过去也不乏合作的事例,吴斯怀说:「我们刚刚退守到台湾的时候,在南海几个小岛上,有过两岸之间基于人道,在海难这一类事件上,有过一些合作,就是紧急避难,相互支援的行动。这些是历史的事实,资料上是可以查证得到的。其实两岸之间有很多可以合作的空间,譬如说海上救援、人道救援、船难事件,或者联合反恐、反海盗行为。这些都不涉及政治,这是全世界不同类型的国家的普世价值。其实我们的海岸巡防署跟中国大陆的武警在海上曾经有若干的协调合作的实际经验,所以这也很多年了。 」

640

中国坚决维护南海主权

两岸联手,头号阻力就是美国。吴斯怀说:「美国人最怕的是台湾跟大陆联手对南海问题说话。可是美国人忽略了,你把台湾这个太平岛变成礁,你毫无深远的意识。只要我们接受事实,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接受这个。虽然强权是国际社会的实力原则,有必然的因素。但这样子欺负人,台湾的民众必然也会激起一种抵抗心态。就是美国这些人,误解了台湾民众,以为靠他们可以获得保护,这是一个错误的认知。连美国的《时代》杂志都批评美国政府,你自己没加入,你要制约人;你因为不愿意遵照海洋公约所以没加入,那你现在要别人加入,而且叫别人服从这个裁决,这个两套标准,国际社会没有办法接受。所以他以美国的国家利益为出发点,来面对中国大陆,可是台湾的国家利益在哪里?你就牺牲了台湾这个盟友的国家利益,来应对你自己的国家利益,要确保南海的话语权。这是一个很糟糕的强权欺负弱势族群的行为。」 上世纪三十年代,日本的铁蹄侵犯中国,堪称死敌的国共两党尚且可以放下成见,一致对外。今天,共同继承中华民族历史遗产的海峡两岸,难道没有智慧共同维护南海主权吗?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超讯SuperMedia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07月22日 ~2016年07月22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