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 / 正文

仇和往事:白恩培部署其任省委书记遭老领导反对

2015-03-17 09:04:0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在城镇化和工业园的发展之中,最大的问题是拆迁引发的矛盾。彼时当地顺口溜说:“仇和望一望,拆到南关荡”,“拆了你莫哭,没拆你莫笑,那是仇和没看到”。

仇和

白恩培

杨维骏

相关新闻:

3月15日上午,第十二届全国人民大表大会第三次会议结束后不久,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返回了云南代表驻地,北京真武庙附近的中国职工之家饭店。据此几公里之外的中纪委已经派人到这里等候他了。

这一天中午,午餐刚刚吃罢,12点55分,中纪委监察部网站上发布消息称,仇和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

58岁的仇和,是近20年来中国官员史上最具争议的“明星式”人物。从沭阳县委书记、宿迁市委书记,到江苏省副省长,再到昆明市委书记和云南省委副书记,在仇和20余年的仕途当中,伴随其左右的从政轨迹,无不与“拆建修”三字相关。

江苏从政回顾

仇和25岁时从南京农学院植物保护专业本科毕业,然后被分配到江苏省农科院。两年后,他便成为副处级的院团委书记。

不仅在那个年代,就是在现在,27岁跻身副处级别,已经是仕途颇顺了。

1996年,本隶属于淮阴市的宿迁县,被撤县组建地级市。在农科院和科委摸爬滚打了十余年的仇和,终于有机会真正从政一方了。他被从科委直接派遣到宿迁市筹建领导小组。

同年,仇和成为副厅级的宿迁市副市长,不久后,兼任了辖区内沭阳县的县委书记。

正是在沭阳,仇和的名字开始被传播出去。

在沭阳,仇和做了四件事:修路、种树、推广城镇化和发展工业园区。后面的两件事,仇和在那个年代走在全国前列,也成为其最大的政绩,和可资宣传的成果。

道路在当时落后的沭阳来讲是瓶颈性问题,据当时媒体报道,全县黑色路面只有五六十公里。而在仇和主政三年后,包括黑色路面、砂石路在内的公路总里程已经达到2200余公里,是三年前的几十倍。

县穷,必然财政紧张。如此倍增的修路计划,底气则来自之后被媒体广泛报道的那个决策:每个财政供养人员扣除工资总额10%,每个农民出8个义务工。

当时的一篇媒体评论认为,仇和的做法,即便真的是想通过暴风骤雨式的改革,推动中国农村基层负重难行的落后现状,但他的行为模式仍然违背了基本的社会工作规律。

据一位当年在沭阳采访过的媒体记者回忆,这一大胆的决策备受争议,同时沭阳各地摊派压力让很多百姓喘不过气。

至于种树,至今仍可寻到当年仇和广泛推广的杨树林的影子。起初,很多农民反对种树,理由是先解决口粮问题。但宿迁当地一位退休干部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实际上,当年的种树计划,为之后沭阳木材工厂的发展做了很好的铺垫。

据沭阳县官方的描述,仇和时代,林木发展成为整个沭阳经济的抓手。

出身植物保护专业的仇和,彼时,将自己的专业发挥到了极致。以至多年后,其调任昆明市委书记,在改造当地一处小商品市场之时,仍不远万里,从江苏调集观赏树木入滇。

修路和种树,如果遭到非议的话,还算有情可原。但引发大规模上访问题的是城镇化改造和工业园区的推广。

在城镇化和工业园的发展之中,最大的问题是拆迁引发的矛盾。彼时当地顺口溜说:“仇和望一望,拆到南关荡”,“拆了你莫哭,没拆你莫笑,那是仇和没看到”。

也主要因为拆迁和修路的事件,仇和被冠以了“最具争议”地方领导的称谓。但仇和曾自诩,每一次争议都伴随着仕途上的惊喜。

责任编辑:瓶子
来源: 北青网
1 2
相关推荐: 仇和官场往事白恩培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