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 / 正文

中纪委员工自己告诉你月薪几何?(2)

2015-02-05 22:32:08 作者: 笑看春深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打虎”为什么要从神秘走向公开?昨天,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了一篇文章《一论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条体会:不得罪腐败分子就要得罪13亿人民》,从另一个角度回答了这个问题,这是对13亿人民的承诺与交代。

待遇不要有太高的期望。尽管最近都在热炒公务员加薪的消息,但真的不要对此期望过高。一位入职15年的副处级干部,目前调整过工资后,可以全部拿到的工资大概在7、8000左右,没有年底高额奖金,更也没有灰色收入。对房子也不要期待太多,能买到经济适用房就是最好的待遇。

网上有人说:真要去中纪委,如果家底够殷实,就无任何心理负担。这倒真是句实在话。不过也不是说非得像思聪那样才能当“武松”,只要对物质生活别有太高的期盼,家庭又无过重的经济负担,中等偏下或者下等偏上的生活,还是可以有的。“武松”的俸禄真不高。

另一半很重要。做“武松”的另一半其实挺不容易,对方挣的不多,还起早贪黑,选择了纪检干部,就意味着也选择了为打虎反腐无私奉献。品尝过因加班、出差过多,不能陪伴对方而分手、失恋滋味的中纪委年轻人,可不算少,只是这样的辛酸只能放在心里,不足为外人道。过来人说,找个“三观”一致的另一半,利人利己利反腐。

不少热心的红娘在为中纪委的年轻人牵线搭桥时,都会仔细掂量对方的工作、家庭以及性格、爱好。如果对方收入比较高,家中老人将来能帮着带小孩,本人又稳重大方,不贪慕虚荣,那才是上佳之选。如果有这样的好姑娘、好小伙儿,欢迎大家多介绍。还要事先说一点,如果别人给你介绍了一个中纪委的年轻人,约好了相亲的时间,事到临头,他却因临时加班有任务不能赴约,还请给他多点谅解和机会。因为真的有这样的年轻人,曾经因为工作,耽误了多次的相亲时间。“武松”需要坚强的后盾,需要多一些理解与宽容。

那么,最后问题来了,看了这么多,你还能坚持认为自己适合“武松”这个光荣的职业吗?

虽然有这么多的辛苦和无奈,但“武松们”也有很多快乐和幸福,下次告诉您。

武松的坚守

书接上回。上一次咱们聊了想当“武松”要符合哪些基本的条件,其实真不算吐槽,可还是让很多人感慨中纪委的辛苦。那么,也许有人会问,既然条件这么差,有本事有能耐的“武松”干嘛不辞职?怎么还坚守在这呢?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个话题,“武松”选择的坚守。

大部分年轻人在走出校门找工作时,选择的是一份职业,而不会直接想到“事业”。中央纪委监察部机关现有35岁以下的工作人员800多人,约占机关全体的45.8%。大多数的“武松”也都曾面临过职业的选择。很多人会从工作前景、兴趣程度、工作压力、工作地点、经济收入等不同方面去考量。

报考中纪委,稳定的国家公务员待遇固然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但是,更重要的是,很多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虎”,看重的是机遇与平台。在基层有过工作经验,通过遴选渠道成为国家公务员的,对平台的提升更加渴望,对工作前景更加充满期待。

有个“武松”,多年前考中纪委时,同时收到了两个地市级检察院的录用通知。在当时,检察院的待遇比中纪委好得多,但他还是选择了到中纪委。他认为可以站在更高的平台上去尝试一下,锻炼一下自己,平台越高,视野也就越广阔。还有个“武松”刚到中纪委时,月工资不过千把块钱,有家北京的国企要他,月薪6000+,但他还是留下了,因为他觉得这种工作机会不是钱能够换来的。

一项调查显示,大约六成的人在求职时并不是首要看重薪酬,七成人会考虑职业发展和潜在的成长空间等因素。一个较高的起点和平台,有助于实现自我价值和社会责任的统一。此外,还有学者分析数据认为,人在做有挑战性的工作时,会调动自己最大的能量,从而在过程中不断提升自己。

十八大后,党中央重拳出击,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不断深入,打“老虎”怎么打,纠“四风”怎么纠,“三转”怎么转,纪律检查体制改革怎么改,腐败蔓延的势头怎么遏制住,这些问题不但是让媒体和公众关注、关心的热点,也是每一个“武松”面临的挑战。表面上看,工作忙了,加班加点多了,实质上是形势更严峻了,挑战难度更大了。老虎越是难打,越是激发斗志,不然,“武松”又怎么能成为“武松”呢?

除了在挑战中不断成长,每一个“武松”的背后,还牵动着许多个普普通通的大家、小家。中国老百姓的期望,就是一种最朴素的情怀,来了,咱就得好好干,得成为合格的“武松”。

每次中纪委开全会时,会抽调各部门的年轻骨干到会上服务,收发材料、联系代表、编写简报等等。作为最大的“福利”,这些工作人员有机会在总书记讲话时到现场聆听,虽然座位往往是最后一排。有一次,新闻联播的镜头扫到了最后一排某“武松”的半个后脑勺。千里之外,某个“武松的娘”在电视机前立马认出了这是“俺儿子”的后脑勺。“武松”说,为了让俺娘能看到这“半个后脑勺”,也得好好工作。

有个“武松”周末加班的时候,父母打来电话。当妈的心疼儿子大晚上还在单位,让儿子早点回家。而当爹的一把抢过电话说:“好好干,你们要多抓啊,累点儿就累点儿吧,岐山书记就是厉害。你见了跟他说,再不抓就不成样子啦。”

外出到某省巡视的“武松”,收到了当地一位小学生的来信,孩子在信中夹寄了几十元钱,信里说来巡视的爷爷、叔叔辛苦了,寄上我攒的零用钱,请你们晚上加班的时候喝点好茶。巡视组最终找到了这个孩子,把钱退了回去。但这封信比“好茶”更提神,更温暖,更能触动“武松”内心那最柔软的地方。

入职几年后,人会经历,会变化。当对自己的工作产生了归属感、幸福感、成就感之后,就会越来越明显地形成“职业锚”。这个所谓的“职业锚”就是指当一个人不得不做出选择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职业中那种至关重要的东西,是价值观,也是事业心。

从神秘走向公开的打虎

话说当习总书记变成习大大,当吃过庆丰包子的习大大又变成“包子哥”,在这样的大形势下,中纪委和中纪委工作人员的去神秘化自然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今天,就来跟大家聊聊从神秘走向公开的“打虎”。

中国人有一种非常谦逊内敛的传统,低调是美德。前些年,很多领导都认为只需要默默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对外的宣传保持着传统模式,通稿、社论、新闻联播、重点专栏,中规中矩,不求出彩,但求无过。稍微“出挑”的宣传方案就很难被通过。

七八年前,有一次,搞宣传的“武松”为了能推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之声频道的“廉政第一线”,做成一期与中纪委有关部门负责人的“电话连线”,忙上忙下,跑前跑后,最终在领导临外出前一刻获得批准,喜出望外,激动得差点流泪。

2012年到2013年,中纪委宣传部门与人民网•共产党新闻网合办了“反腐倡廉在线访谈”,中央纪委全会文件起草组、信访室、巡视办、党风室的工作人员几次走进直播间回答网友提问,视频直播,让公众近距离了解了中纪委工作的一些具体情况。当时参加访谈的年轻“武松”既认真又兴奋,要把组织交给的任务完成好,还要把老百姓最想知道的说清楚说明白,一场访谈下来,聚光灯下的“武松”们汗流浃背,但脸上却是一番创造了历史的飞扬神采。

不久,中纪委的宣传部门继续邀请专家、学者在新华网参加访谈,邀请地方纪委官方微博参加新浪微博的“党风廉政系列微访谈”,在微博上与网友进行互动访谈。每次一个多小时的互动,收到的网友提问一两千条。中纪委与地方纪委的“武松”通力合作,实现了通过社交媒体平台与网友的互动交流,这样的事,在以前真是想都不敢想。

每一次从神秘走向公开的前进,是时代发展的必然,少不了开明领导的支持,也离不开幕后“武松”们执着的努力。

2013年9月2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正式上线发布,这是中纪委从神秘走向公开的里程碑。一个万众瞩目的综合性政务门户网站,要有政治立场,要权威准确,还要办出新锐媒体的效果,压力可想而知。那段日子,网站的“武松”们以单位为家,每天不是在工作,就是在琢磨如何工作。

初期,网站“吸引眼球”,主要靠案件信息发布,这是绝对的独家新闻,杀伤力极大。在打响头炮之后,网站积极向多元发展,曝光台、每月E题、读书、学思践悟、聆听大家等,迅速依靠各自的特色成为了响当当的金牌栏目。网友看到的是缤纷多彩的网站,而在后台支撑的是十八大后“武松”们工作的巨大变化和成果。从加大查办案件力度到反“四风”、拓宽举报渠道,从落实主体责任、监督责任到纪检机关的“三转”、中纪委自身内部的机构调整,从发挥巡视利剑作用到严查“灯下黑”……。网站为群众的推开了一扇窗,架设了一座桥。

曾有人问,案件查办(现称纪律审查)信息经常在周五傍晚发布,各地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案件每周通报又是在周一,这是不是“周五打老虎、周一拍苍蝇”的频率?“武松”很无奈的说,想得太多了,每周通报在周一很正常,但周五发布“打虎”信息,可没有特意这样安排,只是巧合。不追求形式,时间服从工作。

纪律审查信息的发布非常讲究,每个环节都有专人负责,严格保密。接到指令前,各环节都处于待命状态,但谁也不知道将要发布的信息是什么。发布的时机要根据当时各种因素,比如被审查对象是否已被带走,重要的涉案人员是否已经被“控制”,等等,要及时向社会公开,但也绝不能造成打草惊蛇,影响办案。负责这项工作的“武松”必须随叫随到,有时加班很晚刚回家,正想休息,一个电话来,又得匆匆赶回单位。

责任编辑:旺旺
来源: 新华网
1 2 3
相关推荐: 中纪委几何月薪员工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