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 / 正文

河南信阳新四军3万元借条经鉴定为假(图)

2015-01-23 12:01:26 作者: 何正权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河南省信阳市光山县村民张志良爆料,称家中有一张1946年由新四军开出的借条,借条显示其祖父曾借给新四军3万元。该村民称多年向政府要求兑现无果。最新消息:经鉴定,光山县新四军巨额借条被认为是假的。

1

借  条

最新消息

经鉴定,光山县新四军巨额借条被认为是假的。详情大河报将继续关注。记者 何正权

早前报道:

河南村民要求兑现68年前新四军借条

来源:大河报

发布时间:2015年1月6日

大河君按:11月4日,河南省信阳市光山县村民张志良爆料,称家中有一张1946年由新四军开出的借条,借条显示其祖父曾借给新四军3万元。该村民称多年向政府要求兑现无果。昨日,光山县财政局一负责人回应,相关部门已开始着手处理借条兑现。

11月5日,光山县委、县政府再次作出要求:1、对借据中“张炎山”与张志良在诉讼请求中所述其爷爷“张炎善”是否为同一人进行核实;2、对张志良与张炎山的祖孙关系进行确认;3、要求张志良携带借据原件与县有关人员一起到有关权威部门对借据真伪及币种进行鉴定,待鉴定结果及身份确定无误后,将按有关妥善处理。

11月6日下午,信阳当地市县两级公安机关派出6部车,20余人前往南向店乡调查, 光山县政府一工作人员透露,借条的鉴定工作或待12号APEC会议结束后进行。

借条距今68年

张志良给新京报记者提供的借粮款收据原件是一张黄色老宣纸,上面写着:今承湘店乡(后更名南向店乡)保庄张炎山先生借给本军现金叁万元,特给此据为凭。署名为新四军第五师野战军政治部军令部江克成,并盖有江克成红色私章。借款日期是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六月四日(1946年6月4日)。

借条右端印有“争取和平,建立自由民主富强统一的新中国”,左端附注注明所借粮款在今后政府征收田赋时,可凭此据抵销,未抵销完的剩余数额政治部保证偿还。

出借人张炎山是张志良的祖父,河南省信阳市光山县南向店乡人。张志良说张炎山曾经在乡里经营中药店铺,家境富裕。

拆旧屋红布包裹藏借条

1989年,张志良的父亲张富友在拆建旧屋时发现土墙缝里塞着一个红布包裹,里面正是新四军的老借条。“我没见过爷爷,听老一辈人说那时候他是乡里的首富。”张志良回忆说。

借据是用黑色钢笔写的,因为氧化,所以现在看起来像圆珠笔。张志良的侄子刘先生说。

1950年左右,各地迎来了兑换借据的高峰期。张志良称,那时候祖父张炎山被划为地主,于是将借据藏于墙缝里。

1989年,张志良的父亲张富友发现新四军借据后,曾找到当地政府兑换,“就给几百元,我父亲没同意,又拿回来了”。张富友在家务农,已于1993年去世。“父亲的遗愿就是让我把爷爷的借据兑换过来。”

2005年至今,张志良多次向光山县人民政府反映借条一事,并要求兑现。当地政府在调查之后仍未实施兑换。

“银行鉴定货币为银元”

昨日,记者致电光山县原财政局办公室杜主任,他称,2012年7月底,县政府曾主持召开了一场联席会议,由该县财政局、民政局、公安局和银行四个部门一同参加,张志良的侄子刘先生亦有旁听。

杜主任回忆称,当时的工作部署分为四步,即公安局鉴定借据真假,人民银行鉴定币种是银元还是借粮券,民政部门出具相关文件,最后由财政局根据1980年财政部出台的公债政策进行兑现。一个月后他就离开了,此调查也移交他人,他也不清楚后来的情况。

据接近当初参与调查的人士透露,当时中国人民银行光山县支行鉴定货币为银元。张志良家人表示2013年5月,曾在县信访局看见过该调查报告,对方不让翻看和拍照,只告诉我们很快会兑换。但至今相关部门未有回应。

昨日,记者致电光山县财政局办公室副主任,他表示已经开始处理张志良的事情,这几年各部门由于人员调动存在衔接问题,大概一星期内会有结果。

信阳市光山县委宣传部通报:

关于新京报等媒体报道光山县南向店乡张志良反映新四军借其爷爷钱款问题的情况说明

11月5日,《新京报》刊登了我县《河南村民要求政府兑现新四军68年前3万元借条》的报道,光山县委、县政府立即安排调查。

经查,2012年7月26日,张志良反映:1946年,新四军第五师野战军政治部路过南向店乡,向其祖父借款3万元,多年来要求偿还,未解决,请求帮助。8月22日,县作出处理意见:1、公安部门调查张志良与张炎山祖孙关系真实性;2、公安、民政部门核实借据的真实性;3、银行部门核实借据中所提现金为何币种。随后,调查组多次与张志良本人协调解决,要求提供其与张炎山关系证明,因其在外务工,始终未能提供有效证明,且借款原件一直没有鉴定。并经调查,当时市场流通货币种类繁多,而借据票面上未明确货币种类,故一直未能对3万元是何币种作出确切认定。

11月5日,光山县委、县政府再次作出要求:1、对借据中“张炎山”与张志良在诉讼请求中所述其爷爷“张炎善”是否为同一人进行核实;2、对张志良与张炎山的祖孙关系进行确认;3、要求张志良携带借据原件与县有关人员一起到有关权威部门对借据真伪及币种进行鉴定,待鉴定结果及身份确定无误后,将按有关妥善处理。

新四军第五师番号的取消时间

昨日(5日),知名专栏作家陶短房(微博)对记者表示,资料记载,五师在1945年确实有野战军的提法,但五师番号在1945年10月30日被取消,五师和八路军南下支队(359旅)等部队合编为中原军区,退出新四军序列。“一年后的借条怎么会沿用不存在的番号”。

今日,网友韩东言介绍说,新四军五师在1945年短暂成立了两个野战军,但10月后就改为了中原军区。从理论上讲,1946年6月野战军的说法在历史上是不成立的。1946年6月21日,新四军开始突围,6月4日时,可能有许多小股军队分散突围。

“目前为止,没有史料显示中央军委在抗战胜利后和中原突围前有取消新四军第五师番号的命令。”湖北大悟新四军第五师纪念馆副馆长黄剑林说,在1946年6月27日,中原突围时还在使用第五师的名称。黄剑林称,中原军区的“十月坚持时期(1945年9月-1946年6月)”,物资相当匮乏,中原突围是一个分界点,之前很多番号还在继续沿用,例如,王震率领的359旅在中原突围之后返回延安时仍在使用359旅番号。

“看照片此借条为印刷版,一次性数量较多,光山地区是老的革命根据地,有可能在1946年6月沿用印刷借条。”黄剑林推测道。

聂平翻阅资料后称,1946年6月,中原部队数万人处在经扶、光山、罗山、礼山四县间狭小地区,南向店乡应在其中,驻守光山的是中原军区第一纵队第二旅。

质疑一

1、军令部是否存在

一位要求匿名的历史学者@同山飞来石称,由于新四军是国军番号,按照国军的建制,应该有军令部这么一个机构。但新四军又是中共的军队,就只有政治部,没有军令部。可能就因为这样的特殊情况,政治部是新四军内部称谓,而军令部是对外使用的称谓。借钱时将军令部与政治部一同写上,其用意或许是避免以后找不到借款人。

“目前从史料上看,没有什么新四军军令部的记载,可能因为作用不大,但不排除存在的可能性。”湖北大悟新四军第五师纪念馆副馆长黄剑林称。

2、新四军还是四军?

借条中“四军”很容易辨认,但借条横缝处受到污损,字迹模糊不清,“新”字并未显现。有人质疑借款方或许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而非“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

但该借条中缝有断开的迹象,有网友指出“角度不对,把纸放平整,就会发现缺口。”

就此问题,记者向多位历史学家求证,均表示应该以实物调查为准。

3、简、繁字体问题

借条中,手写内容有简体字和繁体字,油印部分基本为繁体字。网友韩东言分析称,有些字的手写体是书体的变化而非简繁体的问题,比如“张”字。“叁、萬、軍”等字采用繁体形式。

4、江克成是化名,或为刘少卿?

有专家在网上质疑江克成或为化名,网帖称“江岳洪”、“江克成”、“江司令”都是新四军第五师刘少卿将军使用过的化名。

但资料显示,刘少卿于1946 年1月17日调离新四军第五师。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大河报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