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 / 正文

湖南农民患尿毒症 养猪攒钱坚强自救8年

2014-10-12 18:38:06 作者: 陈应时 王冬媛 鲁毅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黄仁松在2006年被确诊为尿毒症,平时靠腹膜透析排毒和维持身体各项机能平衡。2006年,他一咬牙,把家里5平方米的简易猪圈收拾整理好,发挥自己中专时学的畜牧兽医专业特长,开始养猪自救。从一头母猪喂养起,喂养规模渐渐发展到了现在200余头。养猪场平均每年纯收入7万元左右,尿毒症透析等治疗费用平均每年也为7万元左右,总体收支平衡。

湖南农民患尿毒症养猪攒钱坚强自救8年

黄仁松和妻子喂猪。 王冬媛 摄

黄仁松妻子帮他换上新药袋。 王冬媛 摄

一边摞着一箱箱腹膜透析液,一边堆着一袋袋猪饲料,在湖南省桂东县寨前镇牛江村黄仁松的屋子里,这两种看似毫不相干的物品占据了这个简陋农家的主体位置,把桌椅、床柜等家具挤在了屋子的一角。

“治病和养猪是我生活的全部。收入全靠养猪,患病8年,‘自救’8年。”黄仁松憨憨笑着说,自从患上尿毒症,房间就被腹膜透析液和猪饲料占满了。

 病魔袭来 养猪“自救”

黄仁松在2006年被确诊为尿毒症,平时靠腹膜透析排毒和维持身体各项机能平衡。该病根治方法为换肾手术,但这不仅需找到相匹配的肾源做移植手术,更需50多万元手术及治疗费用。这对穷山村里的普通农家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

为了救治黄仁松,60多岁的父亲曾经带着干粮到桂东县城部门、企业寻求帮助,也曾获得一定捐助,但对尿毒症长期治疗的医药费而言远远不够。

“对好心人士的帮助我心存感激,但‘伸手要’终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我要用自己的双手拯救自己。”黄仁松不让父亲再出去跑,并寻求了一条养猪“自救”之路。

2006年起,黄仁松不得不每天挂个“药袋”,一根从体外接入腹部的导管将一袋袋500毫升的药水缓缓灌入体内,每天更换4至5袋。当年,他一咬牙,把家里5平方米的简易猪圈收拾整理好,发挥自己中专时学的畜牧兽医专业特长,开始养猪自救。

从一头母猪喂养起,喂养规模渐渐发展到了现在200余头。养猪场平均每年纯收入7万元左右,尿毒症透析等治疗费用平均每年也为7万元左右,总体收支平衡。

但养殖产业是有一定风险的,收入会随着市场变化而波动。2011年,养猪场效益最好,黄仁松喂养不到百头猪,抵去医药费还节余了近万元。今年却行情低迷,每头猪的饲料、防疫等成本价为7.3元/斤,市场收购价却只有5.3元/斤,算来即将出栏的近百头肥猪要亏本5万余元。

“人生有赢有输,产业有亏有赚,这是正常的事,今年亏了明年说不定就赚回来了,养猪之路我还是会坚持走下去。”黄仁松一脸的豁达。

换肾渺茫 看淡生死

黄仁松说,在医院等志愿者捐赠匹配的肾源的几率几乎为零。亲人的肾脏或许能匹配,他们也都愿意贡献出自己的肾,但父亲黄存亮先后做过3次肝胆结石手术,有严重胃溃疡;母亲扶凤来患有高血压等疾病,常年吃药;家里还有个残疾的妹妹,一双不到10岁的儿女。

黄仁松坚决反对家人去医院检查肾源匹配情况。“这些都是我该尽力去守护的人,我怎么忍心去伤害他们?我不是胆小怕死的人。”。

近段时间黄仁松病情再度恶化了,腹膜在透析了8年后已丧失了排毒功能,医生要求改成一周两次血液透析进行排毒。桂东县城医院没有血液透析机,他不得不每周二、周四都赶往郴州市一人民医院进行血液透析,每周血透治疗和车旅饮食费用要1600元。

血透开始后,他经常一周没有小便,排不出毒素使得他一身皮肤瘙痒,得定期进行一种2000元一次的血液灌流治疗,借助体外循环的血液净化方法清除血液毒素。今年养猪亏本、治疗费用倍增,黄仁松已欠下10万元债务了。

面对沉重的生活,黄仁松仍显得相对轻松。“只要我能动,我就不会坐着,我会靠自己赚钱治病,证明我活着有价值。”黄仁松说,“猪白乎乎胖墩墩的,稻穗黄灿灿沉甸甸的,是我眼中最美的秋收风景,我要努力让自己每年都看到这样的美景。”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中国新闻网
相关推荐: 尿毒症湖南农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