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 / 正文

泥石流致云南福贡17人失踪 一矿工上厕所幸免

2014-07-13 18:46:26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福贡县位于滇西北横断山脉北段碧罗雪山和高黎贡山之间的怒江峡谷,西与缅甸接壤。被泥石流吞没的,是福贡金安硅业有限公司指挥田硅矿厂。昆明市苍南商会副会长刘华珍向记者透露,受灾的25人都是该矿厂的员工及家属。

在这25人中,李步超是幸运的,他和另外7人在关键时刻成功逃生。“好可怕啊!”他惊魂未定地说,自己是苍南县灵溪观美人,失踪的11人都是自己的老乡。

李步超回忆,7月8日晚上10点多,当地下起大暴雨,天气很快变冷。

“我平时身体很好,不知道为什么,那天突然觉得肚子不舒服,起床准备去厕所。”就在这时候,他发现掺着沙子和石块的水已经漫过脚踝。

李步超当时只穿着一条内裤,他顾不上穿衣服,一边喊工友们起床,一边往门外跑。跑出不到百米,他听到身后一声巨响,受了惊吓便昏倒在地。

包括李步超在内,矿上有19名工人住在一栋两层的简易工棚里。灾害发生后,工棚里有12人连同旁边砖瓦房里住的5人全部失踪;工棚里剩余的7人成功逃生,另有1人住在厂门口的小房间里,也逃过一劫。

李步超苏醒后回去一看,发现矿里的几栋房子都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沙石。而跟他在一个房间休息的工友,都没有跑出来。

“我现在头脑很乱,就希望他们能早点被找到。”他说。

目前,除了一位失踪者的家属还在赶往当地的路上外,其他10位失踪者的家属共40多人已经赶到福贡县。昨天,记者联系上其中几位家属,他们被当地政府安顿在附近乡镇的宾馆里。

截至发稿时,搜救队伍仍没有发现任何失踪者。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家人生还的希望越来越渺小,但他们说无论如何都希望找到家人,一定要带他们回家。

失踪者可能被冲入怒江,但我们不放弃任何希望

安顿家属、现场搜寻、寻找搜救方案,联系当地政府……这几天,为了能够找到家人和老乡,钟维判耗费了大量精力,但他说,自己不能倒下。

在这起意外中,钟维判的爸爸及另外4位亲属也被泥石流冲走了。但40多位失踪者家属中有不少是女人,作为家属团中的年轻人,同时又是个男人,他便成了主心骨,担起了与政府联系、组织搜救等重任。

当地村民告诉家属们:“矿上的工人很可能是被冲到大坑里去了。”

村民们口中的这个大坑,其实是一条小溪流入怒江的一处喇叭口位置,而被泥石流冲走的简易工棚就建在这条小溪边上。

昨天上午,钟维判带着一名当地的村民到达现场,希望借助村民的经验搜寻失踪人员的痕迹。

“这个大坑直径约八到十米,村民说泥石流爆发前有三五米深,现在被淤泥和杂物填满成了‘小岛’。”

钟维判说,这处大坑其实就是泥石流冲刷出的冲击带,家属们相继在冲击带上找到了失踪人员的生活用品和建筑物残骸,大家觉得村民的推断很可能是正确的。

 目前,当地政府推测失踪人员可能被泥石流冲到怒江里去了,但我们还希望他们能继续帮助我们搜寻下这处大坑。”钟维判说自己一直在交涉,不放弃任何希望。

或许电话突然通了,他们就躲在哪里

7月10日,今年24岁的李莉莉从苍南赶到了云南,她的爸爸李志求,还有妈妈和弟弟都在这次泥石流中失踪了。

爸爸李志求在云南采矿,李莉莉一个人留在苍南打工。就在事发前一天,妈妈趁着暑假,带着6岁的弟弟去云南和爸爸团聚。“没想到我再也看不到爸爸妈妈和弟弟了。”说起这个,她哭了。

李莉莉是和舅舅一起来的云南,但和大多数家属一样,他们除了祈祷搜救能尽快有进展之外,别无他法。“我们就站在工棚附近,这里已经没有人了,但大家只想在这里等待我们的家人出现。”李莉莉说,因为无望,很多人都晕倒在现场。

嗓子喊哑了,眼睛哭肿了,可家人依然没有出现。

她时常拿起手机,打一下爸爸或妈妈的电话,或者给弟弟发条短信。“我真的没有放弃,我就希望爸爸的电话突然通了,或许他们躲在哪里。”李莉莉还抱有一线希望,但手机那头,一直没有回应。

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带他回家

“为了家庭,他才跑这么远的地方去打工,家里他是主心骨,没想到一下就失踪了。”说这话的女士姓黄,她的丈夫李先纺也是失踪的11个苍南人之一。

黄女士说,每次看见电视上有矿塌陷的消息时,自己总是胆战心惊,她经常打电话给丈夫,叮嘱他一定要小心。“没想到矿上没出事,遇上泥石流了。”

黄女士家里还有一个14岁大的儿子,因为家里条件不好,一家人至今只能在外面租房子。孩子一天天长大,家里的开销也越来越多,这个家能撑下去,主要得靠李先纺常年在外打工赚钱。

“他在这里采矿没有电视,没有家人,虽然很苦,工资不多,但他很高兴,因为他觉得自己能给家里赚钱,一有钱就往家里寄。”黄女士说,“现在我只能希望当地政府帮我们早日找到我丈夫,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带他回家。”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钱江晚报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