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 / 正文

陈光标和我打赌:10天内必上头条

2014-07-10 15:26:22 作者: 申志民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一听说要采访陈光标,我遭到了部分学者、教授以及亲友的力劝:“他是奇葩,采访他干啥。”

“我想听听他高调慈善的公益观,以及为什么要惹出一系列石破天惊的热点事件,仅此而已。”我说。

“你还是别去了,将他放凉,没人关注他的时候,他就不闹腾了。”有人建议说。

“陈光标高调做慈善怎么了,质疑陈光标不能先入为主,他有问题自然被绳之以法,在我看来,陈光标和一系列明星做慈善不见得有什么本质区别……明星们就都干净么?”

众说纷纭中,7月3日,我抵达南京。我明白,相信事实,不偏不倚,对记者而言,足够。

陈光标的办公楼里,有一层走廊内外密密匝匝全是荣誉证书,在荣誉室里,我和他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他会突然停下,“我累了,我要吃一块西瓜”;面对一个个追问,他来不及思索时,会自嘲,“我最近很累,脑子短路,还在倒时差(美国归来)。歇歇。”

陈光标接受记者采访。新京报记者 薛珺 摄

交锋

采访陈光标前,我打开他的微博, 随便拣了一则信息,从他微博留言中选取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段,摘取网友们的一个个问题。

“有人说你像个大孩子,完全不在乎世界的看法,不过挺佩服你的勇气”,“一直关注着你,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有没有底线”,“有人说你做慈善动机不纯,政商勾结”,“有人说你简直像一个神经病”……

再难听的质疑,陈光标都不愤怒,一一回复,但一连串尖锐的问题抛出来,又让陈光标对我的采访有了质疑,说着说着,他不说话了,转而看着我,“我不知道你这次来采访的动机是干什么呢,有不少记者说我坏话”。

我告诉他,我想还原一个真实的陈光标,你是什么样就什么样。

“真实就好”,陈光标顿了顿,耸了耸肩,显得放松。

3个多小时的访谈更像是思辨,陈光标告诉我,在他所帮助的人中,80%的人不懂得感恩。这让他痛心。

“你认为该怎么感恩?”

“将我帮助他的事情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知道。”

“他们没有传播的义务,你帮助他们是自愿的,他们接受你的帮助也是自愿的。他们可以不传播。”

“他们要懂得感恩。要人帮人,如果哪个帮我换肝换肾了,我要开新闻发布会。”

一系列的交锋,我试图说服陈光标接受我“尊重受助者的意愿,他们完全可以不感恩”的公益观,但无果。

我与陈光标还交流了“暴力慈善”这个概念,陈光标反驳,“我对谁暴力了,我真金白银捐出去了,我和他们拿着钱合影,他们可以不合影,合完影我又没有将钱收回……我不是暴力慈善。”

陈光标满是证书的荣誉室。新京报记者 薛珺 摄

上头条

陈光标的满是证书的荣誉室里,除了抛出一连串的网友对他的质疑外,我还给陈光标做了评价:大策划家。

大策划家源于他此前做的一系列轰轰烈烈的事件,声称要收购纽约时报,卖空气,模仿周总理,开个人演唱会,堆钱墙,以及请美国流浪汉吃饭。

大策划家这个称呼,陈光标并不抗拒,继而顺着我评价说,你说什么不策划呢,你做新闻的,你要采访我,你不策划么,政府发布对外形象片,不策划么……

说了一通后,陈光标对自己的反问显得满意,他承认他的很多高调行动,都进行了策划,并且每一个策划都是有目的的。

这个目的,被陈光标解释为:策划得看结果,看落脚点,看能否给社会带来正能量。他认为他所做的每一个策划都是正能量,策划让他无形间带动了越来越多的富人做慈善。

交流中,陈光标显然对策划颇有兴致,他还向记者透露了策划心得,策划要保持一个度。他说,度呢,就是说频繁的上头条也会遭到一些人嫉妒,要保持一个度,“你看今年,多好,从春节到现在,金门大桥你知道的,上头条了,是我要建和平大桥嘛;10天后请流浪汉吃饭上头条了;3天后,给雷锋磕头又上头条了……这个月3次策划全部上头条了。”

兴头上,陈光标拍拍鼓起来的肚子笑着说,他没有智囊团,所有策划都是随心所欲, “就策划来说,不说世界不说亚洲,在中国没有人超越我。”

他还补充称,不管社会对他的评价好也罢,坏也罢,他的一系列策划无形间引起了大家对公益慈善的讨论,也带动了很多富豪做慈善。

打赌

采访结束,离开陈光标办公室前,陈光标一再吐苦水,“我没有向政府官员送过一分钱,目前我公司接的活儿,十个有九个都是二手……我期望政府部门能帮我……但至今让我感谢谁,可以说,没有一个。”

槽吐完了,临别,他又换了笑脸,和我打了个赌,他说,你信不,10天之内,我又会上头条。并且是大头条。

我并不关心他是否又要上头条,出于礼节,顺便问了句,“是么”。

他很肯定地点了点头,说,是的。

我问他又策划了什么,他笑了一笑,暂时保密。

果不其然,不足10天,7月7日,网上曝出,他被联合国任命成为世界首善……

他成焦点的时候,我没有理会。

当日晚,陈光标打我电话,你看到新闻没?

我说,看了,新闻说,你和雷锋只差一个毛主席题词了,你成“世界首善”了。

陈光标听了我的表述后哈哈大笑,通过他的声音,我明显判断他的身体也随着笑声摇晃。笑声透出他对自己策划的满意,另外,也算是对和我打赌的回应。

但事件也在发生着逆转,就世界首善真伪,不足24小时,陈光标在联合国官微辟谣之后,对媒体称自己可能被骗了,颁发“世界首善”证书的基金会并非挂靠在联合国,而自己却给了对方3万美元。

于是,网上一边倒的骂声和嘲笑声涌向了陈光标。

尾声

7月8日,访谈文章《陈光标:我不会遗臭万年》发表后,各种讨论仍甚嚣尘上,我收到不少关于他的骂声和赞扬声。

此前公益采访中,崔永元对我说,我国的公益环境一地鸡毛,韩红说,目前的公益环境兵荒马乱。

一地鸡毛、兵荒马乱,在这个公益背景下,就我而言,陈光标的慈善方式和不少公益观我并不认同,但一个网友的观点和我不谋而合:在我们拿不到过多证据(证明有问题)之前,先入为主的质疑和谩骂其实也是一种暴力。

我想,对于陈光标的评价,我们不妨尽将他交予时间。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新京报
相关推荐: 光标手记头条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