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 / 正文

香港七一游行又成大杂烩 “真普选”、同性恋、动保组织同上街

2014-07-03 01:12:5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昨天是香港回归17周年纪念日,香港各界举行多场庆祝活动。反对派则组织大游行,向特区政府施压,争取所谓“真普选”。由于此前刚组织了非法的“政改公投”,自诩得到“民意筹码”的反对派把游行人数视做继续对抗的“子弹”,事前就鼓吹期望游行规模突破2003年的50万人纪录,掀起一场香港回归以来“最强烈的政治飓风”。虽然关注政改的示威者不少,但香港媒体纷纷强调,参与游行的人五花八门,诉求众多:既有争取15年免费教育的家长,也有举着彩虹旗的同性恋团体。

少数激进反对派在游行后发起“占中”预演,彻夜占领中环部分道路,围堵特首办公地,直至2日“迎接”特首梁振英上班。他们的人数虽不算多,带给香港社会的“杀伤力”却令各界担忧,因为它有可能成为全面“占中”的序曲。有香港媒体警告,反对派中正出现更多激进甚至是狂热分子,导致香港渐渐形成一种“暴民政治”风气,他们在摧毁太平盛世。“这真是香港和港人的不幸”。

香港七一游行又成大杂烩 “真普选”、同性恋、动保组织同上街

香港特区政府在金紫荆广场举行升旗仪式,庆祝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十七周年。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行政长官梁振英、中央驻港联络办主任张晓明、前任特首曾荫权等出席仪式。

大游行求众多

香港政府和多个民间组织1日分别举行一系列回归纪念庆祝活动。早晨8时,湾仔金紫荆广场举行庆祝香港回归17周年的升旗仪式,悬挂国旗及区旗的飞行服务队直升机飞越维港上空。

英国广播公司(BBC)网站报道称,香港特首梁振英、前任特首董建华和曾荫权,以及行政会议成员和中央驻港机构代表均有出席,不少香港市民及游客到场观看。由“爱港之声”举办的花车巡游活动周二上午从尖沙咀出发,到全港各区举行庆祝。驻香港部队当天开放昂船洲军营,对外展示两艘轻型护卫舰和一艘导弹护卫舰及部分装甲车和枪械,供市民参观。香港各界庆典委员会会长李家杰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今年七一期间,由庆委会和各大团体筹办的活动多达200余项,参加活动的团体多达2600个,预计吸引全港45万人参加。香港《文汇报》称,“节目单”亮点纷呈。无论是观升旗、看赛马,还是舞龙舞狮、红馆开唱、购物狂欢,香港市民成为欢庆的主角。BBC网站称,在庆回归17周年酒会上,香港特首梁振英表示,过去一段时间,“各界就落实普选特首有不同意见和建议,这是香港多元社会的正常现象,可以理解”。他同时表示香港的经济成就来之不易,警告勿做影响香港稳定、破坏香港繁荣的事。

反对派当天组织的示威游行动静也很大。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称,“民间人权阵线”发起“七一大游行”。游行从下午3时30元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起步,由于天气炎热,中途下暴雨,不少参与游行的人士中暑不适,也有等候多时未能出发的民众发出鼓噪。香港《星岛日报》网站称游行队伍和警方多次角力,在铜锣湾崇光百货一带,有“学民思潮”成员要求警方开放东行车线,还有示威冲开铁马。香港《明报》称,“民阵”1日晚在游行纠点中环遮打道举行晚会,邀请不同人士发言,还播放台湾“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及陈为廷的录像片段。截至晚上10时30分,游行仍在继续,此时距离从维园出发已经过去7个小时。 

每年的七一游行人数都被外界当做观察香港社会的一个风向标,今年反对派尤其对游行数字格外在意。“民阵”几天前就宣称,期待游行人数突破2003年5万人的规模。《明报》 1日称,反对派刚于上周日结束“公投”,称超过78万人投票。但旦“公投”只能被归纳为抽象数字,街头人数犹如对“公”结果的验收确认。所以“占中”发起人之一的陈健民直接喊话“今年是2003年之后最重要的一场七一游行,希望人数能超越2003年。”他明白此番游行的政治意义,公投票数是筹码,游行人数是子弹,必须双弹齐飞,“和平占中”才可强力落实。

对于游行人数,各方说法差异巨大。香港警方称,至1日晚7时30分,由维园出发的游行人数为9.2万人。“民阵”称,有51万人参加游行,比2003年的七一游行还多1万人,是历来最多。港大民意研究计划估计,游行人数在15.4万至17.2万之间。 虽然游行声势不小,但媒体纷纷强调参与者并非全为政改而来,而是一个“大杂险”。BBC网站称,参加游行的人有不同诉求,有人要求2017香港举行“真普选”;也有来自香港新界东北的居民反对港府拨款开发东北的计划,这些人带来很多香蕉叶,呼吁“保卫绿色家园”。游行人群当众还有带了彩虹旗的同性恋团体,呼吁反对歧视。现场记者看到,示威者有要求进一步推行小班教学的教育团体,有要求设立动物警察的爱护动物团体,甚至还有扯起雪山狮子旗的“藏独”组织。台湾、澳门的一些社运人士和激进团体也出现在游行中。“七一既是对香港回归的庆祝和纪念,也是集中表达民意不满的机会。”香港资深媒体人纪硕鸣1日对记者说,有七一游行以来,每年都是各种诉求的大杂烩。今年比较明确的就是普选问题,当然也夹杂着要改善经济、改善住房等诉求。现在正好在政改咨询期,必然这种诉求会多起来。中央党校香港问题专家赵磊对记者表示,无论是几万还是几十万人,不能把游行者看做一个整体。一部分人是对民主程序感兴趣,也有一部分人是被裹挟的,还有很多人对经济利益感兴趣。另外有一些人则是别有用心的,希望香港“出事”,大陆“出事”。

激进团体预演“占中”

除了游行,少数更激进团体还趁机将对抗行动升级。据《明报》报道,“学民思潮”和“学联”表示, 1日晚发起通宵“公民抗命”后续行动,兵分两路预演“占中”,向政府施压。“学联”将占领中环遮打道至2日早8时,学民则通宵围堵特首办, 2日早“迎接”特首梁振英上班,要求他当面响应“占中公投”结果。他们将1000支绿色荧光棒挂在特首办外,寓意希望政府对“公民提名”开绿灯。《南华早报》网站1日晚的即时消息说,遮打道已经被示威者占领,数百名学生在记者的围观中坐在地上。“学民思潮”领导人开始向“占中”的学生发表演讲,称他已经准备好警方可能对他喷胡椒喷雾。

针对激进分子的挑衅,香港警方1日表示,游行后留守属于未经批准的集结,警方有责任保护公众秩序,将适时采取果断行动。香港《成报》称,香港的示威一向以和平兼有秩序进行而自豪,但今年的七一却令北京、香港政府、工商界,甚至市民担心瘫痪中环的噩梦会降临。虽然示威者称“和平而非暴力”,但从上次反对新界东北发展计划示威所见,一些暴力、滋事分子只要混杂其中,主办方根本无力控制场面,只能眼巴巴看着对打现象。

不少人站出来抨击“占中”团体激进做法。香港《文汇报》 1日称,激进团体预演“占中”是公然挑战法治,漠视社会福祉。新界社团联会秘书长陈勇表示,“学民思潮”不断将“争取民主”的口号挂在嘴边,但言行完全演绎“最劣质”的民主行为:当学界方案进入“全民投票”名单时,他们以为胜券在握,可以挟持投票结果,任意妄为;现在输了,便立即发难,急忙出来“占中”。“这种输打赢要、唯我独尊的态度,令人担心。一手毁坏民主列车的,就是这班人。”

香港电台称,特区政府发言人1日针对七一游行表示,尊重市民发表意见的自由和权利,一直鼓励市民通过合法途径,以和平方式表达意见。发言人同时强调,执法部门会严格依法处理违法和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明报》称,中联办主任张晓明1日表示,中央支持香港依法普选的决心坚定不移,不会因为所谓全民投票和游行规模而动摇。

“暴民政治是香港的不幸”

为什么许多年轻人更为激进?《纽约时报》 1日发自香港的报道称,收入和财富分化严重以及缺乏经济机会加剧了年轻人不满。美国Quartz网站1日称,一些人对香港经济变化的不满与日俱增,特别是对贫富分化加剧,经济机会下降。一名31岁的银行职员说,她和朋友担心就业前景和购房能力,在富有的内地人推动下,房价节节攀升。这也是她决定在7月1日游行的部分原因。

然而无论如何,通过政治暴力劫持民意都不可取。纪硕鸣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占中”等口号对年轻人形成很大的刺激性,刺激了一些香港年轻人走上街头。他们彻夜“占中”,实际是以瘫痪香港的方式向政府施压。受损的是香港自身。用这种激进的方式来抗议,激化了很多矛盾。

“暴民政治破坏核心价值”,香港《大公报》 1日以此为题称,香港长期以来给人的印象,一是“繁荣稳定”,二是“太平盛世”。最近几年,香港社会日见政治化,内斗不止,内耗不息。而且,反对派之中,出现了更多的激进分子,甚至是狂热分子,令反对派的反政府活动,包括示威、游行等,发生了愈来愈多的暴力行为,导致香港渐渐形成一种“暴民政治”的风气,摧毁了太平盛世,破坏了繁荣稳定。这真是香港和港人的不幸。

赵磊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香港有些人想通过民主暴力克隆泰国和乌克兰的模式。这种少数人的诉求与民主精神相违背,侵犯了大多数人的利益,影响世界和内地人对香港的态度,甚至会影响香港的经济和投资。赵磊说,改革开放30年,香港可以说是中国的宠儿,内地部分资源甚至是向香港倾斜的。但宠儿也要承担责任,香港应用民主繁荣和秩序来回馈大陆。我们要反思,让宠儿身份的香港,转变成承担责任的香港,让香港学会换位思考。

责任编辑:阿布
来源: 环球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