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 / 正文

媒体调查基层公务员:"意味着选择清贫和奉献"

2013-12-12 10:59:07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近日,各种网络热帖和报道引发了全社会对“基层公务员”这一群体生存和工作状态的关注。面对每年的公务员招考热潮,有人感慨,公务员更像是一座“围城”,城里的人有诸多不满意之处,而城外的人千方百计、削尖脑袋往里钻。 11月11日,中国青年报刊发《“基层公务员对生活期望值不要太高”》;12月2日,刊发《“以感恩之心面对生活的压力与尴尬”》,引起广泛关注。对于“5年工龄的公务员月工资不到5000元在北京生活是否太难”的感叹,引起了一些年轻公务员的兴趣和共鸣。作为公务员队伍中具有朝气和活力的重要组成部分,青年公务

“选择公务员其实意味着你选择清贫和奉献”

今年6月初,已经怀孕9个多月的周安安还在西水村向农民推广超级稻,“这个超级稻说白了就是超高产水稻,是咱们老乡袁隆平实验出来的,据说有的地方搞实验田亩产达到了900公斤!咱们这里搞好了也能达到亩产1000斤,特别牛!”现场的乡亲一听,赶紧过来与她交流起来。

周安安不是技术员,她的身份是湖南娄底娄星区某镇的政协主席,是一名普通的基层公务员,副科级,主管的内容是农业。这几年,湖南省在推广省里培育出来的超级稻,并组织农民加入合作社,集中育秧,到了乡镇一层要做的工作就是统计人数上报,并根据秧苗的培育情况考虑如何施肥。眼看晚稻播种的时间又快到了,周安安几乎每天都要往村子里跑。她的辛苦,村干部都看在眼中,因此对这个30岁出头的年轻干部很敬重。“看你肚子都这么大了,也不在家歇歇,进来喝杯茶吧!”老乡的热情是最让周安安感到温暖的。就在下乡的第二天,周安安一早就感觉肚子开始阵痛,老公见状赶忙开车把他送到医院。那天晚上,她幸福地当了母亲。“这孩子工作太拼命了,生孩子前一天还在下乡。”知道他故事的医护人员都把这个普通的孕妇当成了英雄。

几年前,周安安曾经在北京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并拿到了北京户口。她当时住在姐姐家,吃喝不愁,也不用交房租,一个月挣几千块钱自己也花不完。然而,北京的生活总是让她觉得“缺少一种存在感”,似乎没有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和价值,于是“不劳碌就不舒服”的她决定回老家发展,并凭借自己的能力通过公开招聘考进了乡镇公务员的队伍中。

“我一进去就是副科级,感觉不错,就是工资少了点,才2500元。”周安安告诉记者,如果光靠这点工资,根本无法养活自己,尤其是有了孩子,要买奶粉、尿不湿和各种东西,开销就更大了。在农村老家,更多的开销是人情方面,有一个月,各种结婚、满月酒、过生日、白事,加起来的花费将近4000块钱。“现在不让搞这些了,我们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当然,我们平时发的各项福利也没有了。”

“钱这么少,如何养活自己?”面对记者的发问,周安安犹豫了一下,还是向记者道出了实情。“我是学法律出身的,以前兼职在律师事务所干点活儿,挣点外快。我们镇上的干部基本上都有其他营生,开餐馆的,开门面卖衣服的,搞煤矿的,还有买挖掘机出租的。因为我们基层公务员的工资实在是太少了,工作中我们又不可能搞贪污腐败那一套,至少我们这个层面很难。”

对于有报道说,北京的公务员因为工资少要靠群租生活,周安安显得很淡定:“这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选择公务员其实意味着你选择清贫和奉献,而不是多贪多占,此外,公务员的辛苦和奔忙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如果没有这种心理准备趁早转行。”

工作几年下来,周安安的感触是:“在基层,尤其是乡镇一级工作,不需要有多高的文化程度和理论水平,只要苦干、蛮干加实干就可以了。”周安安说,农村的村干部是村民选举产生的,因此到农村做工作首先要和这些人交上朋友,人家看你朴实,觉得你人好,就愿意帮助你,相反,要是觉得你摆官姥爷架子,说话都是命令式,可以根本不理睬你。

在工作中,周安安最不愿意的就是面对上访户。“乡镇干部的很多精力都要用到维稳上面。但有些事情,我们也解决不了。”比如一个老百姓天天上访,原因就是儿子被人杀了,凶手没有被判死刑,他跑市里、省里,最后上北京。上面问责下来,领导的提拔都因此受到了影响。而这种事是无解的,需要在法律框架内解决问题。还有的上访户专门捡中央开重要会议的时候闹,为了息事宁人,有时候也要无原则地给钱拦访。“我们的一个干部开玩笑说,一个上访户一年挣的钱,比我们10年的工资都高。”说到这些,周安安也很无奈,农村情况复杂,在基层当公务员,绝对不是把文件写顺溜就行了,还有很多地方捶打自己的耐力、信心。

周安安已经在镇里工作几年了,干得也不错。“有朝一日,会再回到北京吗?”面对记者的提问,她笑了,“暂时不会。这里有我的父亲母亲,他们年纪也大了,需要我照顾,而且,老公在这边的事业也很好。我只想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对于升官发财没有更多奢望,也绝对不会去为此运作。”

尽管半岁的孩子在家嗷嗷待哺,但她依旧坚守岗位,每天坐车半小时从市里到乡镇上班。“我们工作不规律,不是朝九晚五,白天有事白天到,晚上有事晚上到,没有周六周日之说。”周安安笑着说。

“和企业的年轻人相比,缺少了敢做敢闯的劲”

早上迎着朝晖,开着自家车出小区大门,行驶在车水马龙的晨市上,把孩子送到小学,再把老婆送到新华保险公司上班,然后,在山东某县城法院工作的35岁的公务员王立平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说起现在的工作,已经工作5年的王立平用“忙碌”一词概括。他说:“现在老百姓的法律意识越来越强,碰到纠纷会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现在法院的年轻法官经常是旧的案件还没有彻底结尾,就要接手新的官司,每天既要处理旧案件又要处理新案件。”5年来,“每天就是开庭、写文书、送达、在法院办案,现在案子越来越多……”

5年如一日的工作,没有大起大落,没有风云跌宕,“和5年前刚来的时候相比较,工作量大了,工资涨了,扣除五险一金一个月下来拿到手的有3000多元,其他的没有什么改变。”不过跟他当年的照片相比,如今王立平的头发中有了些许银丝。

对于公务员这个工作,他说:“公务员这个职业在工作上非常稳定,不过这个职业会慢慢让一些年轻人所有的闯劲、积极和创新精神在这种环境中被打磨掉,慢慢让这些年轻人不再有别的想法。和企业的年轻人相比,缺少了敢做敢闯的劲儿。”然而,王立平最满足的是,自己热爱司法工作,也热爱自己的专业,这份工作能够让自己在喜欢的领域积累下去,并且可以帮助到他人。“每次开庭前,戴上帽子的一刹那,看到帽檐上的国徽,心里会涌起一股自豪感。”他说。

说到3000多元的工资,王立平的老婆说了非常现实的例子,一是她现在在新华保险工作的工资远比王立平高,而且相对自由,周末一般不加班,经常享受公司安排的度假旅游;二是现在有的农民工一天可以拿到150元,一个月下来4500元。

他们有一对儿女正在上小学三年级,两个人一起努力买了一间100多平方米的住房,每个月只要还1500元的贷款即可。相比大城市的生活压力,他们的确要轻松一些。

用他自己的话说,“正如身在围城,有时候看到干律师的朋友挣得非常多,但自己又不敢去尝试;有些朋友还羡慕我的职业,但是进不来。”

“经常要加班,收入并不高”

在天津某区统战部工作的24岁的肖雅刚工作一年,她刚到该区的时候正是该区申办“文明城区”的日子。那段时间,她每天要和合租房子的同事早早起床乘坐地铁去上班,因为刚去要熟悉环境又要做许多申办工作,经常加班加点。

“申办文明城区的时候,我的工作还不是最忙的,和我一块同居的那个姑娘有几次忙到凌晨4点才回来睡觉,8点就得去上班,有些男孩子直接在单位打地铺睡那里了。”

在创建“文明城区”的日子,除了正常上下班之外,肖雅所在单位的人还要到各个公交站牌去站岗执勤,倡导文明乘车秩序。除了站岗执勤,周六还有半天的时间要去对口社区帮助居民清理杂物和垃圾,所有这些都是义务劳动。

“以前以为公务员是朝九晚五的坐班,上班时间一杯茶水一份报纸,现在看来,理想很丰满,现实蛮骨感的。其实工作很辛苦,经常要加班,收入并不高。”这是肖雅成为公务员之后最深刻的体会之一。

谈起她的工作,她说:“横向比较,我所在的部门在整个区里不是最忙的,但仍然是周一到周五工作量排满,有时候周末还得带点工作回家。”

她说起最近热播的一部电视剧《咱们结婚吧》,黄海波饰演的果然在民政局上班,工作清闲。“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今年我也有位校友进了民政局,前几天在微信上发状态说加班到12点,还带着重感冒。”

想起去年的国考,她说:“国考被很多人称为独木桥,其实在我看来是找工作的一条出路,但如果抱着当官发财享乐的心态,那就不必参加了。”

肖雅是一个来自山东沂蒙山区的女孩,今年10月结婚了,她的丈夫是她上大学时的师兄,现在从事新闻职业,两个人一起努力在天津郊区刚买了房子,每个月要拿出一个人的工资还房贷。因为是刚开始工作,双方家里都帮助了不少。

当问起她今年过年想买什么礼物给父母的时候,她说,“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本来想买个高档手机,但不舍得,就给父母买条围巾买件羽绒服吧。”

每次下班回家,肖雅都要经过一条繁华的商业街,琳琅满目的商品陈列在两旁的橱窗里,女孩子喜欢好看的衣服,也喜欢给父母好好打扮,不过看上眼的衣服的标签又那么刺眼,往往让她很无奈。

作为一个年轻的公务员,她身上还是有那种积极进取的干劲儿,“半年来,通过工作了解到了统一战线人才荟萃、智力密集、联系广泛、渠道通畅的优势,看到身边的同事为了做好工作兢兢业业,身边的党派成员为经济发展和社会服务献计出力、无私奉献,比如说我们统战部门自己就有义诊、养老、助学等基地,在服务社会中作出了不少的贡献。所以谈理想,往大了不敢说,但至少做好本职工作,为区域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作出自己的努力,这种想法还是很牢固的。”

(本专题所涉及的人名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江敏
来源: 中国青年报(北京)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