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 / 正文

莫言演讲:妖魔化毛泽东是蚍蜉撼大树

2013-05-17 17:08:41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延安讲话”意义重大

在第十九个“世界读书日”来临之际,4月21日上午,由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召开的中央国家机关“强素质·作表率”读书活动四周年纪念活动在京隆重举行,中央国家机关400余位局处级干部参加。中国当代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先生作为读书活动第四十八期主题讲坛主讲嘉宾,为现场观众带来精彩演讲《文学创作漫谈》。

“文学和政治分不开关系,但文学创作一定要高于政治。作家有国籍,真正的文学、艺术是没有国籍的。”莫言在演讲中表示。

“但是,我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所有行为都被政治化了,就像得了诺贝尔政治奖一样,一会儿说我乡愿,一会儿说我奴才,一会儿说我叛徒……我都找不到自己了,完全被娱乐化了。”

去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之际,莫言与百位作家、艺术家亲书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此举被一些人非议。莫言终于打破沉默。

“《讲话》在当时历史条件下有其局限性,但是,《讲话》阐述的生活与艺术的关系,以及生活是文艺创作唯一源泉等观点,都是今天必须坚持的。《讲话》之后,出现了一大批优秀的作家作品,对于中国文艺的发展、对中国革命胜利的推动,意义重大。”

“一些人只看到《讲话》对当下的不适应部分。历史唯心主义很可怕!”莫言说。

否定毛泽东是蚍蜉撼大树

莫言还表示:“现在有很多人在否定毛泽东,在把他妖魔化,把他漫画化,但我想这是在蚍蜉撼大树。他的《实践论》和《矛盾论》你能否定得了吗?他的《论持久战》你能否定得了吗?你可以不喜欢他的诗歌,但他的那种胸襟,那种气势,你能写得出来吗?你可以不喜欢他的书法,但你能写出他的那种龙飞凤舞、狂飙一样的字体吗?一位伟大的历史人物,现在有些人去把他丑陋化、漫画化、魔鬼化,是缺少理智的。现在谁要肯定毛泽东,是要冒着很大的风险的。”

莫言指出,一个知识分子最重要的立场和伦理责任就是要承认历史、承认现实。你评价过去的人物,不能脱离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不要认为自己比古人更高明。“现在一些所谓的‘教授’,所谓的‘公知’扮演了一种高于一切的角色,认为自己就是良知的代表,就是正义的化身,实际上十分可笑。应该正确地、历史地评价毛泽东,他有伟大的常人做不到的地方,但他也确实犯过严重的错误。如果一会听左的一会听右的,就不可能正确地评价,就会失去自己的方向和目标。”

坐回书桌很难

莫言表示,今后还是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写作上,“现在看坐回书桌很难。”

对接下来的创作,对于获得诺奖作家普遍“下行”的“魔咒”,莫言也表达出顾忌:“这对作家是严峻考验,因为获奖后自我设立了更高的标杆。我觉得,不要摆出诺奖水平的嘴脸,那是很厌恶的。我就是普通作家,内心要放轻松,和过去一样。”

现场有人问莫言是否会关注粮食与饥饿,莫言坦言粮食确是大问题,“在香车宝马前,粮食仍然存在忧患。在今天的顺境面前,作家也好,领导也好,都要考虑将来可能的苦日子。”

他透露,由于小时候在饥荒中长大,如今走进北京的超市,他会习惯性在粮油专区盘桓。赴宴时,可以不吃菜,但饭绝不可浪费,一定要吃完,“所以吃成我现在这样胖”。

敏感题材肯定会写

接下来写什么?莫言表示:“敏感题材我将来肯定会写,毫不顾虑地写,比如反腐。但是,作品是靠丰富性和包容性而存在。表现人性的丰富和复杂,是作家、艺术家的最高追求和目标。”

他认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确实扩大了世界对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的关注度,有利于中国文化走出去,但这只是第一步。

“我们的文艺作品要真正走出去,一定要有普世的东西,要站在全人类高度思考。在创作中体现中国特征,同时又能表现文学以及人类共通的东西。只有做到了普遍性和特殊性的统一,文化走出去才能达到交流效果。”

责任编辑:godstear4u
来源: 广州文摘报等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