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 / 正文

河北津西钢铁集团涉嫌瞒报多起事故

2012-11-20 15:27:07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企业党建参考报》刊发题为“河北津西钢铁集团:安全隐患频频漏查 死亡事故涉瞒多起”文章。报道中国东方集团下属的津西钢铁集团自2010年3月至2012年4月, 多名生产工人在工作过程中发生事故死亡并涉嫌瞒报一事。事故调查结果讳莫如深,事实真相变“迷团”,河北津西钢铁集团涉嫌瞒报多起事故 。

2012年5月14日,《企业党建参考报》刊发题为“河北津西钢铁集团:安全隐患频频漏查 死亡事故涉瞒多起”文章。报道中国东方集团下属的津西钢铁集团自2010年3月至2012年4月, 多名生产工人在工作过程中发生事故死亡并涉嫌瞒报一事。5月31日,《每日经济新闻》报社以“津西钢铁涉嫌瞒报死亡事故 要求员工分担赔偿”为题,通过法律界权威人士对津西钢铁集团涉嫌事故瞒报一事进行了详尽解读,该文引起了全国数百家新闻媒体及社会的广泛关注。事发半年后,关于这一事故的调查结果仍未向大众公布。本报记者再次通过唐山市相关职能部门了解关于津西钢铁集团陷入“瞒报门”之后的事故调查处理情况。

津西钢铁集团主厂区生产现场环境

津西钢铁集团主厂区生产现场环境

津西钢铁集团主厂区生产现场环境

职能部门拒绝媒体关注调查结果现多个版本

国家安监总局2010年发布“关于加强安全生产社会监督和舆论监督的指导意见”,意见明确要求,对新闻媒体有关安全生产工作的报道,及时进行调查和处理,并在报道后的2周内,将整改结果或查处进展情况向有关部门和新闻媒体反馈。张德江副总理也多次在不同的场合要求地方职能部门在发生事故时要及时发布信息,向媒体公开透明接受监督。而唐山市、迁西县有关部门对相关信息并没“公开透明”。如今,近半年的时间过去,面对记者的多次追问,本因在职权范围内的工作,却成唐山市有关职能部门“不知道、不了解情况、无任何进展、不方便说等多个不公开理由的版本,时至今日,对是否瞒报更是讳莫如深。

早在今年5月31日,文章刊发后,记者与河北省安监局取得联系,了解关于津西钢铁事故的初步核查情况。冶金处主管处长回应:已经交由唐山市安监局负责处理,并称6月11日前唐山市安监局会将津西钢铁事故的初步核查情况汇报至省局。6月11日,记者再次来到河北省安监局被告知:津西钢铁事故在被全国多家新闻媒体报道之后,引起了河北省安监局的高度重视,唐山市已经成立了由安监、公安等多个部门组成的两个联合调查组。目前关于津西钢铁的事故初步核查情况冶金处负责人建议记者到唐山市事故调查组去了解。

6月14日上午8时,记者在唐山市委外宣局的安排下,来到唐山市安监局。事故调查处人员称主管处长9点左右回来,让记者等待。但直至中午12时,记者未能见到事故调查处这位主管处长。唐山市安监局办公室主任在与主管局长联系后答复:关于津西钢铁的事故调查需要一个过程,目前安监局还没有任何初步结论,该局还拒绝为记者提供事故调查组成员名单及其联系方式。

4个月以后,记者再次来到唐山市安监局,在了解关于津西钢铁事故的调查处理结果时,事故调查处黄处长向记者透露,已经有几起事故核实并汇报至国家安监总局四司,但不方便向记者透露更多细节。在该局办公室,主管领导以未接到市委宣传部安排为由严厉拒绝记者的采访。后在唐山市委宣传部多次协调之下,唐山市安监局一位刘姓领导答复:目前关于津西钢铁集团事故调查还没有任何结果。原因是由于涉及的死者家属比较多,时间长了现场已经破坏,调查存在一定难度。已经核实的事故,由于还没有调查完毕,无法透露。该负责人表示,企业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在相关媒体曝光后,唐山市成立了专门的事故调查组,但事故调查组成员名单无法提供,事故的初步核查情况由于还处于调查阶段,以不清楚为由拒绝回答。

随后,记者再次联系唐山市委宣传部,经宣传部与安监局核实后答复:关于津西钢铁集团事故的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已上报至河北省安监局和国家安监总局了。当记者要求查看事故的调查结果时,宣传部以调查材料是主要领导才能看,目前不能对外公布为由拒绝答复。

一位法律界人士向记者表示:如果政府职能部门在超出国家法定的事故调查时间以“正在调查、不知道不清楚、人多现场遭到破坏、甚至是主要领导才能看”,拒绝公开事故查处进展和事故调查结果的理由,那么,它相当于给那些试图隐瞒什么的人指出了一条明路。如此,媒体报道后,不公布事故调查进展甚至是调查处理结果,或将成为今后事故调查处理的常态,从而导致对发生事故的监督将变得无比艰难,这种行为比瞒报事故更恶劣,会起到一个非常不好的示范作用。

半年又发生“7”起事故涉瞒“4”起

在媒体5月14日报道津西钢铁集团涉嫌瞒报事故的几个月内,该集团又连续发生多起事故,在河北省安监局网站上只查到10月16日、9月16日、6月23日事故上报的简单文字信息。

据记者了解:

2012年8月30日下午,津西钢铁集团一名工人在切割管道工作过程中由于管道倾倒被砸身亡。死者郭中秋,男,34岁,迁西县大寨村人。其家属告诉记者:死者生前系该企业天车操作工,由于该企业工人作业岗位调整,死者被调至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气焊工作岗位工作,30日下午,死者在切割管道过程中由于管道突然倾斜倒塌,死者被砸身亡。事后,企业与死者家属私下达成赔偿协议,总计赔偿额42万元,涉嫌瞒报。

2012年9月9日上午7时30分,津西钢铁集团一名工人在工作过程中由于钢包坠落被砸身亡。死者赵红亮,男,30岁,迁西县廖庄子村人。据其家属介绍:死者生前一直在津西钢铁集团做临工,月工资2000元左右。事故发生后,工程方与死者家属私下达成赔偿协议,一次性赔偿75万元。另死者母亲每个月600元赡养费;死者两个孩子每人每月600元抚养费至今没有着落,涉嫌瞒报。

这两起事故河北省安监局官网上的事故快报栏目没有任何文字记录。

据唐山市安监局办公室刘姓领导回应:8月30日津西钢铁事故,也已经按照正常程序上报至河北省安监局。但当记者要求查看另外两起事故上报的事故材料时,刘姓领导以该材料不属于公开内容范围拒绝向记者提供。对9月9日津西钢铁发生的死亡事故情况,刘姓领导称没有接到迁西县安监部门的上报材料。

另相关媒体报道:津西钢铁集团发生安全事故在被众多媒体报道之后,2012年6月份再次密集发生2起涉嫌瞒报的工人死亡事故。2012年6月1日,津西正达钢铁炼铁厂工人被铁水溅出烫伤,经一周抢救,最终没能挽回生命,于6月8日身亡。6月13日,正达钢铁炼钢厂电工在工作时遭电击高空坠落身亡,据了解死者名为刘春利,遵化人,系该厂电工班大班长。两起事故发生后,津西正达钢铁公司并未上报,而是用瞒报的手段将两件事情私了。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关于加强安全生产社会监督和舆论监督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对群众举报或新闻媒体监督的事项实行登记制度,落实信息核查责任,并及时反馈查处情况,针对社会舆论普遍关注的有关安全生产热点问题,各级新闻发言人要及时发布信息,主动接受新闻媒体采访,并在报道后的2周内,将整改结果或查处进展情况向有关部门和新闻媒体反馈,为何唐山安监部门对这些事故查处进展和查处结果难以公开?

据河北省安监局事故快报信息:津西钢铁集团自2011年1月—2011年12月安全生产事故上报信息为零。2012年1月—2012年4月事故上报信息为一起。然而就在媒体曝光的2012年5月份底至今,津西钢铁集团又向河北省安监局上报3起工人死亡事故。在记者有限的能力范围之内,据不完全统计,津西钢铁集团2012年5月至今,短短6个月时间竟发生7起厂区内工人安全生产死亡事故,4起事故涉嫌瞒报。作为上市公司、河北省加工业排名第一的钢铁企业,如此频繁的发生工人死亡事故,为何在媒体曝光后,死亡事故反而上升了呢?企业领导的安全生产意识令人担忧。

面对血淋淋的现实,死者家属的艰难无望。企业又如何去让仍旧工作在岗位上的工人们有基本生命的保障呢?记者所了解的所有死难者大多都为津西钢铁集团所在地居民。且每次发生工人死亡事故,津西钢铁集团都会以株连式惩罚,让企业员工分摊买单,至今未与整改。死者所在村落村民知道,死者所在企业工友知道,作为距津西钢铁集团不足十公里的迁西县政府主管部门却“浑然不知”?

事故调查为何难于上“青天”诸多疑问求真相

记者了解到,在唐山市、迁西县政府部门采访,没有宣传部门的配合,很难采访到相关部门和当事人。唐山市委宣传部外宣局表示,记者采访要请示领导,待安排好后才可以答复。然而,记者的数次采访却见不到任何负责处理津西钢铁集团事故调查的政府官员。诸多质疑,为津西钢铁事故调查披上了神秘的面纱。

疑问一:津西钢铁事故调查组是何时成立的,都有哪些成员,按照规定应该两个月结的案件,近半年时间仍无结果?记者用三天时间,就能找到所有遇难者家属,几个月的时间,职能部门却连初步的调查结论都拿不出来?难到真的像部分家属说“没见过事故调查组的影子 ”,是调查能力问题还是调查态度问题?

疑问二:作为河北省大型民营钢铁企业的津西钢铁集团,每次发生事故,当地到处都在传言发生生产事故死亡事件,企业一直称是按规定上报迁西县政府部门,而记者在相关部门采访核实此事,主管领导及相关人员为何一起玩失踪,至今无回应?

疑问三:据迁西县称“工人赵全中死亡事故,经公安部门调查,属意外事故”,法律依据是什么,公安部门是如何调查得出结论的,为何赵全中的亲属给记者提供的赵全中是因生产安全事故死亡的证明?工人高英宇死亡,职能部门解释为属工作中“突发疾病死亡”,而高英宇的母亲吴某称高英宇因生产事故死亡。

疑问四:在事故调查组严格的调查之下,津西钢铁集团5月份至今发生7起工人死亡事故。平均每月一名工人死亡,为何在政府部门的严格监管,媒体高度关注的情况下,企业的工人死亡率却“直线上升”?

疑问五:根据国家安监总局【安监总政法〔2010〕192号】文件要求,《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 事故调查组应当自事故发生之日起60日内提交事故调查报告;特殊情况下,经负责事故调查的人民政府批准,提交事故调查报告的期限可以适当延长,但延长的期限最长不超过60日。作为负责处理津西钢铁事故的调查组,为何在长达半年时间,仍不能将事故初步核查情况公布?

疑问六:唐山市安监局官员透露已经有初步核实,并上报国家局四司。而另一名刘姓领导称目前调查无任何结果,仍在调查,再到宣传部门回应称已经上报省局及国家局。一个案件,造就众多部门难圆其说的多个版本。 一张纸的背后,有多少铜墙铁壁?

津西钢铁生产事故内部处罚员工分担赔偿明细

津西钢铁生产事故内部处罚员工分担赔偿明细

当然,还有很多疑问,比如工人林富强死亡事故,究竟上报到哪个上级部门?劳务派遣工在工厂发生事故与企业无关的法律依据在哪里?迁西县政府在津西钢铁专门设的安监部门人员平时都在做什么?事实真相究竟如何?究竟是谁在瞒报?期待唐山市及迁西县政府相关部门给公众一个令人信服的解答。

涉瞒新事故亡羊何时补牢?

另据了解:2012年5月21日,位于迁西县燕东化工有限公司硫酸池发生火灾事故,造成6名作业工人受伤,一名工人死亡。死者张小华,男,50岁,迁西县任子峪村人。其家属告诉记者:死者刚工作三个月时间。21日上午10时左右,死者与几名工友在检修硫酸池机械过程中发生火灾,死者当场死亡,另6名工人严重烧伤,事故发生后,该企业与死者家属私下达成赔偿协议,总计赔偿65万元。

该起事故,唐山市安监局明确回应没有接到迁西县安监部门的上报,包括津西钢铁集团9月9日事故情况已经准备责成迁西县相关部门核实查处,具体情况会及时向记者反馈。

今年8月以来,监管部门通报近期四起煤矿迟报瞒报事故,造成18人死亡。这些瞒报迟报事故均在很短时间内向社会公布。为何河北省唐山市津西钢铁频频发生的涉嫌瞒报事故,不能及时向社会公布结果、向媒体反馈?难道真像遇难者家属所说的背后有“保护伞”?是谁助长了迁西县连连发生事故,屡屡瞒报成功的“霸气”?

责任编辑:仲燕
来源: 企业党建参考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